欧洲 > 政府

政府在欧洲

  • 今年秋脱欧谈判的关键节点

    欧洲, 2017/08/23 2017年秋天英国政界脱欧形势会更加紧张。英国内部,特蕾莎梅内阁将不得不解决脱欧问题上的内部分歧,工党则需要解决其在硬脱欧和软脱欧立场之间的矛盾。英国和欧盟之间,10月9日起双方可能进入谈判关键期,巴尼耶将决定在脱欧谈判最关键的三个方面(财务清算、公民权利、爱尔兰边境)是否已经取得充分进展,如果他认为足够充分,则谈判进入第二阶段,开始讨论英欧之间的贸易安排。几个关键时间点如下:    8月28日,下一轮脱欧谈判在布鲁塞尔召开。外交官们评估该场谈判及9月18日谈判都难有进展。9月7日,英国政府的退欧法案(即“大废除法案”)将在下议院进入二读程序,9月11日进行投票。这将成为保守党力量的一个测试。9月24日,德国进行大选。现时支持率指出默克尔将继续持有权力,默克尔的清楚优势将进一步说明欧盟能够克服疑欧保护主义危及。工党的年度会议同一天会在布莱顿召开。10月1日,保守党召开党内大会,特蕾莎梅有望保持首相和保守党领导者位置,并将明确其脱欧谈判思路。一年前她在大会上的演讲给出了硬脱欧的路线图,但现在正受到攻击。10月9日,脱欧谈判进入关键期,巴尼耶必须决定是否进入第二阶段。10月19日,欧洲理事会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欧盟各国政府首脑将听取巴尼耶的公告,并决定脱欧谈判以后方向。
  • 欧盟9月将发布新举措加强外资审查

    欧洲, 2017/08/22 欧盟委员会14日表示,将于9月发布关于更加严格审查外国投资的具体倡议。欧盟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安妮卡·布赖特哈特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现时有关工作正在进行,欧盟委员会将在秋季发布具体倡议。当被记者问及是否有正在审查的具体投资案例时,她说,一些对欧投资已引发关切,有关具体案例信息也需等秋季发布。 布赖特哈特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去年9月发表国情咨文时提出要更好保护欧洲贸易,随后欧盟委员会就加强贸易救济工具提出了立法倡议。今年6月,欧洲理事会要求欧盟委员会就外国投资欧洲战略产业进行解析。 英国《金融时报》14日报道,据欧盟官员透露,容克将于9月的一次主旨演讲中公布关于对外资收购欧洲公司进行更严格审查的举措,以弥补欧盟在对外资在战略性部门的并购交易审查力度方面与美国等其他首要经济体存在的清楚差距。 报道称,近年来中国在欧盟高科技制造、能源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大幅增长,为缓解有关各方渐渐增加的担心,欧盟将呼吁对外资收购欧洲公司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 英国媒体称西方企业看好一带一路商机

    中国, 2017/08/10 西方企业越来越看好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并正在从中获得可观商业利益。 在这篇名为《二者何以综合》的文章中,《经济学人》称,“一带一路”建设将跨越数十个国家,从公路到铁路等各类基础设施,西方跨国公司从“一带一路”建设中发现了庞大的富矿,它们正在积极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企业输出设备、技术和服务。 《经济学人》称,所有的事实已经挫败了早期的怀疑论者。由于中国企业海外经验相对较少,西方同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为他们提供了技术及本土化等方面的支持。与西方跨国公司特别是金融机构的合作,也为相关项目增强了信誉。
  • 英国可能向欧盟支付400亿欧元分手费

    英国, 2017/08/10 英国《礼拜日电讯报》援引英国政府高级官员的表述称,英国已准备好向欧盟支付400亿欧元分手费。而英国的底线为300亿欧元,但英国最终愿意支付400亿欧元”。 英国政府事后否认上述论断。路透社也表示,没有任何官方报道称,英国将支付多少脱欧费用。英国有可能在2019年3月离开欧盟后的三年内,每年支付100亿欧元,并将在最后的具体贸易谈判中确定总额。
  • 美国副总统彭斯重申美对波海三国支持

    拉脱维亚, 2017/08/01 正在塔林访问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当天表示,他带来特朗普总统的一条简单信息,即美将永远站在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三国及其人民一边,反对任何国家对三国及美其他盟友使用“武力、威胁、恐吓和诋毁”。彭斯称,自苏联解体暨今的四分之一个世纪,一个强盛和统一的北约在今天显得更加重要,特朗普总统重申美国将遵守北约宪章第5条共同防御的义务。 波海三国总统与彭斯召开了会谈。拉脱维亚总统韦约尼斯表示,美国是波罗的海国家最紧密的战略伙伴,美国和北约是该地区的安全基石,拉承诺在2018年将国防预算提升至国民生产总值的2%。
  • 全球利率回升,欧元区国债引投资者担忧

    欧洲, 2017/02/17 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扩张性经济政策引发的利率回升效应在全球不断发酵。好的一面,说明世界经济正在步步回升,但另一方面也加剧了公共财政的债务包袱,一些国家的高负债率激起了市场投资者对其主权债务危及的警惕,比如法国和意大利。法国现时债务包袱已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00%,利率每回升一个百分点都将带来70亿欧元的额外债务包袱,应对危及的能力已经十分脆弱。 市场对特朗普政府计划推行的税收和预算等经济刺激政策反响强烈,甚至美国劳动力工资水准也随之悄然上涨。美联储虽表示会谨慎保持加息频率,但十年期美国国债利率已从去年11月的1.75%上升至近期的2.4%-2.5%。市场评估2017年内美联储可能两次加息,美联储主席耶伦也确认将在最近几个月再次调高利率的报道。 受美国影响,全球范围市场利率普遍上升。欧洲通胀率回升,经济出现回暖迹象,但利率上涨也引来市场对欧元区国家债务包袱的担忧。投资者注意到,与德国稳健的十年期国债利率(0.37%)相较,法、意两国处境危险。在经历了一连贯政治危机之后,意大利十年期国债利率已攀升至2.2%。 法国大选带来的未知因素也使其国债利率由去年9月的0.15%一路飙升至1.13%。虽然获胜的几率不大,但法国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不断上升。一旦勒庞意外当选总统,极有可能遵守其竞选纲领所言,“带领法国退出欧元区”。此外,鲜有候选人提出削弱政府公共支出的有效方案,投资者对民粹主义和公共财政状况的担忧进一步推高了法国主权债务危机。 欧洲央行公布从今年4月起减少购买主权债券,这一表态也很快被市场和投资者“消化”:即便欧洲央行已经表示将这一时间推后至12月,投资者已经完全理解了主权债务存在的危机。
  • 法国酝酿退休制度改革:从60岁起开始兼职工作

    法国, 2017/02/15 法国《世界报》2月14日发表“从60岁起开始兼职工作”一文,具体内容如下: 渐进式延迟退休带来一些问题。2016年11月3日,法国最高法院的判决认为,(兼职工作的)作法不适用于签有按日计算工薪的劳动者,且不计算入工作年限和退休年限。 为执行该司法解释,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计划在2017年10月1日前将按日计算工薪的劳动者纳入渐进式延迟退休范围。 渐进式大范围改良享受全额退休金需缴纳社会保险的数额,将法定退休年龄定为62岁,这两项举措都将引导劳方和资方特别是大企业做出同一个选择:逐步延迟退休年龄。 当劳动者年满60岁且连续工作超过150个季度(约合37.5年),就可以逐步延迟退休年龄,一方面可以同意劳动者以兼职方式继续工作,另一方面可以领取社会养老金和补充养老保险的一部分。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将这种改革的习惯范围扩大至兼职从事多种工作的劳动者。 兼职工作时间可以酌情减少,应介于法定全职工作时间的40-80%。劳动者可以遵守一定技术,领取社会退休和补充养老保险。该做法的首要优点是通过兼职方式继续工作,延长社保缴费时限要求,最终领取全额退休金。在兼职工作期间之后,劳动者领取的退休金总额也会有所改良。
  • 欧盟对汽车电池回收联盟罚款6800万欧元

    欧洲, 2017/02/14 由于使用固定价格购买废汽车电池,违反欧盟反垄断规则,周四,比利时的Campine、 英国Eco-Bat科技和法国的Recylex等被欧委会罚款共计6800万欧元。 欧委会称,上述公司为尽可能从回收废电池中攫取利润而相互勾结,在回收链的重要环节减少了竞争。另一方面一家公司美国的Johnson Controls未被处罚,因为该公司向欧委会检举了这种串通垄断行为。 汽车电池是世界上回收程度最高的消费产品,特别是在欧盟,99%的汽车电池都被回收。欧盟每年回收汽车电池5800万个。2009年至2012年,上述4家回收公司固定了其在比利时、法国、德国和荷兰回收废旧铅酸电池的价格。
  • 欧盟誓言将维持危机后的金融监管规定

    欧洲, 2017/02/14 欧盟负责金融服务的专员、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瓦尔迪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承诺欧盟会维持金融危机后实施的监管规定,尽管美国现时正采取行动取消很多此类规定。 东布罗夫斯基斯上周五在伦敦发表讲话时表示﹐欧盟非常希翼继续与所有国际伙伴合作,但这不单由欧盟把握,欧盟所能决定的是保持最近进行的改革并果断维护审慎的框架。前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在另一个公开露面场合表示,放松金融监管是完全错误的,并对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相关谈判停滞不前表示严峻关切,该委员会最近在就最后一组国际资本要求做出决定。特里谢上周四晚在布鲁塞尔一个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警告称,鉴于公共和私人债务水准上升﹐欧盟金融系统面临的危及仍然很高。
  • 2017年乌克兰将调整养老金体系

    乌克兰, 2017/02/10 乌总理格罗伊斯曼在政府工作会议上表示,将在2017年调整养老金体系,政府将为此向社会提供必要支持。他强调,此次调整应是根本性的,要让退休人员感受到当局的关怀。 乌政府坚持推进养老金改革,由于积蓄的不断失衡,已经无法公平地支付公民养老金,需要大量预算支持。与此同时,养老金改革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减少退休基金的赤字。养老金改革也是IMF支持的改革计划的一部分。在2016年9月乌当局与IMF领导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并没有明确改良退休年龄的严格规定,但基于现时是由国家预算来支付养老金,因而IMF建议降低养老基金的赤字。2017年国家预算补贴养老基金超过1400亿格里夫纳。乌政府就这一问题与IMF的对话仍在继续。 现时,政府和IMF正在制订养老金改革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