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 西欧 > 德国 > 德国的一场绿色赌局

德国: 德国的一场绿色赌局

2013/04/21

在斯图加特郊外的一个工业仓库,煤烟滚滚的场景即将成为过去,迎来的是德国绿色能源的光明以后。这里的电力—天然气(P2G)试点工厂是同类型里全球最大,其背后的研究有助于推动德国走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前列。此价值350万欧元的项意图开发商说,P2G技术是一个理想的方式,来应对太阳能和风能发电不太稳定的问题。在晴天或是有风的天气,多余的电可以用来制造甲烷,当无风或是天色黑暗时,这些甲烷可以被存储然后燃烧发电。

  对P2G存储的探究是德国雄心勃勃的Energiewende计划(又称能源转换计划)的一部分,该长期计划旨在治理和净化德国的能源系统。法律中明确规定,该计划打算用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削弱二氧化碳排放量。到2020年,德国希翼至少有35%的电能产自绿色能源;到2050年,这一份额期望能超过80%。

  Energiewende计划是当今世界上最广泛的采用风能、太阳能还有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项目,获得了德国所有政党和绝大多数人口的支持。不管今年9月全国大选的结果如何,这一计划都将会继续开展。其他国家正在热切地重视这一试验下一步的进展,还有他们是否应该效仿德国的先进模式。德绍市世界可再生能源委员会的执行主席HarryLehmann说:“德国的Energiewende计划可能引发全球性的能源革命。”

  为了实现该目标,德国现时每年投资超过15亿欧元用于能源研究。它的首要目标之一是改良并建立多个贮存系统,例如斯图加特的P2G工厂。另一方面一个目标是延伸和加强电力网络,使远程风力涡轮机和无数小型光伏装置更好地运转。该研究项目也旨在改良能源生产效率,并鼓励人们减少能源消耗。

  大多数德国专家认为,技术障碍是可以克服的。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院长EberhardUmbach说:“我们不需要技术上的巨大跨越就能完成Energiewende计划。”Umbach负责监督投资达5亿欧元的德国国家研究中心的能源研究活动。

  但是经济上的挑战是棘手的,估计Energiewende项意图总成本最高可达1万亿欧元。该项目规模这般巨大,加之欧洲深陷金融危机的泥潭,恐难以承受。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的环境政策研究员RogerPielkeJr说:“到现在为止,德国公众表现出极大的意愿来为这次转型买单,但这其中存在限制因素,尤其是在经济大环境变得更艰难的情况下。”

  金钱和权力

  在德国的乡村,由于大额的补贴,昂贵的太阳能电池板覆盖了超过100万个家庭、农场和仓库。沿着高速公路,一大片风力涡轮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山脊上,尤其是在多风的北部地区。

  2011年3月,日本发生福岛核事故,这为大力开发核能的德国政府敲响了警钟。危机促使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加快了减少对核能依赖的过程。(2010年,德国1/4的电量依靠核电。)她立刻关闭了8个核电厂,并承诺2022年之前关闭剩余的9个核电厂。突然间,德国需要加快开发可再生能源的过程。

  对于德国消费者而言,这种转变所带来的成本增加是显而易见的,尤其体现在每月电费的上涨。其中包含一连贯的“共享成本”,即由所有的家庭共同分担以资助Energiewende计划。

  “共享成本”是推进绿色能源的一种机制,由此导致的费用比用煤和天然气发电要贵得多。德国《可再生能源法》(EEG)是Energiewende计划的法律依据,同意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的所有者以改良后的固定价格向电网售电。可再生能源生产商去年售电收入大约达200亿欧元,但在电力市场,这些实际只值30亿欧元,是德国民众在为其中的差价买单。

  EEG最早于2000年出台,已帮助德国建设了更多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系统,且数量远超其他发达国家。但是补贴正在电力市场引发一些奇怪而扭曲的现象:电力公司有时被迫亏本出售常规电力。

  德国施行的政策所造成的影响波及了整个欧洲能源市场。欧洲最大能源供应商之一——位于杜塞尔多夫的德国意昂集团1月公布,计划关闭几个在整个欧洲亏本经营的燃气电站,虽然它们比煤电站所造成的污染要小得多。意昂集团老板JohannesTeyssen告诉股东,可再生能源“不受控的增长”正导致很多燃气电站有大量的时间处于闲置状态。

  与此同时,德国还受到很多外部力量的制约,例如美国天然气生产的快速发展,这抑制了国内对煤炭的需求。美国过剩的煤炭正在被运往欧洲,在英国德国重新掀起了一阵疯狂使用煤炭的热潮。由于对价格低廉的煤的进口量不断增长,2012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了近2%——这与之前长期降低的趋势形成了巨大反差。德国联邦政府环境部长PeterAltmaier明确表示,以后几十年,需要煤电站来确保能源供应。德国正在建设能生产110亿瓦特电力的煤电站,并且正如德国先前计划的那样,现时约550亿。

相关文章
  • 德国央行就欧元区共同存款保险制度开出条件

    2017/11/22 德国央行称,只有在有办法阻挠银行过多持有本国的主权债务的情况下才能够实施欧元区共同存款保险制度。德意志银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周五表示,共同存款保险制度不能成为财政安全网这一点至关重要。 威德曼称,欧元区银行拥有可观的主权债券,在这种情况下对欧元区银行危及进行保险等同于对财政危及进行保险。鉴于成员国现时仍自主决定政府开支和税收水准,共同存款保险制度最终将导致财长们认为对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无需给予太多重视。威德曼提到的另一个关切在于欧洲银行系统的不良贷款。保险应当覆盖以后的损失而不是现有的。因而,威德曼认为共同存款保险制度需要建立在欧元区银行对现有不良贷款进行充分的拨备或者剥离的基础上。  
  • 10月份欧元区和欧盟通胀率双双下降

    2017/11/21 2017年10月,欧元区通胀率从上月的1.5%降至1.4%;欧盟从1.8%降至1.7%。当月通胀率最低的欧盟国家分别是塞浦路斯(0.4%)、爱尔兰、希腊和芬兰(均为0.5%);最高的国家分别是立陶宛(4.2%)、爱沙尼亚(4.0%)和英国(3.0%)。
  • 德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环比0.8%

    2017/11/15 德国联邦统计局11月14日公告谈到,德国的三季度经济增长环比达到0.8%,高于解析师预期,高于上季度的0.6%。2017年,德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
  • 瑞士联邦法院因不公平竞争向宝马开出1.56亿罚单

    2017/11/13 宝马公司因与其经销商签订的协议,规定不同意经销商将车卖到欧元区范围之外,被瑞士联邦行政法院认为是不可采用的,并向其开出1.56亿瑞郎罚单。宝马公司2003年执行的此出口禁令使瑞士客户无法从国外的经销商那里购得宝马汽车。 因许多瑞士客户投诉,无法从国外购买BMW或MINI品牌的产品,2010年10月份瑞士竞争委员会(Weko)开始对宝马公司进行调查。2010年秋至2011年,在瑞士购买宝马的价格比欧元区普遍贵20%-25%。  
  • 德国经济界担忧美国税改

    2017/11/09 德国经济界担忧美国税改计划导致德经济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德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朗(Joachim Lang)表示,德国必须迫切地面对国际税收竞争,美国税改计划使得税收竞争加剧。德国企业总税收包袱超过30%,自从2008年税收改革以来,德国没有进行税收减负或结构改良。美国税改计划将使德国企业的竞争劣势更加清楚。 德国工商大会主席史伟哲(EricSchweizer)认为,美国税改将使美国企业开拓新市场和进行收购的回旋余地更大,因而要求德国下一届联邦政府对企业税收进行相应改革的压力也随之增大。联邦财政部则表示紧密重视形势发展。根据美国上周四发布的税改草案,以后可对跨国公司在美国和境外子公司之间的特定业务征收20%的特别税。德国税收专家认为这是“边境调节税”的弱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