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 东亚 > 中国 >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谈非洲形势和中非合作

中国: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谈非洲形势和中非合作

2013/03/08

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就中非合作等诸多问题与网友在线交流,欢迎大家提问。【主持人】

卢司长,欢迎您。非洲对众多网友而言是个既神奇又陌生的世界。首先请司长为我们简单讲解一下非洲的整体情况,中非关系现时的状况。【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在中国日报网站跟大家进行在线交流,随着中非关系的发展,中国的广大民众对非洲还有中非合作的状况非常关心,平时我们就能够听到很多网友向我们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今天我愿意利用此机会来回答大家的问题。【卢沙野】

首先简要讲解一下中国非洲的关系。中非关系始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非洲的独立国家还不多,1956年中国埃及建立外交关系标志着中国非洲国家外交关系的开启,从那以后中非关系的发展开始进入了一个非常快速的发展阶段。【卢沙野】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大力支持非洲的民族解放和独立运动,对非洲国家的经济建设也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非关系拓展到其他领域,从单纯的援助发展到贸易、投资和工程承包等诸多领域。【卢沙野】

进入新世纪,2000年中国非洲建立了中非合作论坛,使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重视。今天中非合作的规模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当初双方刚刚建立关系的时候的水准。今天中非每年的贸易额已经将近2000亿美元,中国非洲的投资已经累计达到了170亿美元,中非双方的人员交流也越来越多。【卢沙野】

比如说旅游,中国每年去南非旅游的人数就已经达到了10万人次,塞舌尔非洲一个很小的国家,只有10万人口,但是现在中国每年去那旅游的人数已经达到了4000人,而且还在成倍的增长,应该说中非关系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我们希翼大家继续重视非洲,爱护中非关系,共同为中非关系的发展出力。【卢沙野】

谢谢卢司长为我们所做的讲解。一位名为“白色2013”的网友想问一下卢司长,大家一提起非洲往往就会跟贫穷、动乱联系在一起,网友希翼了解一个真实的非洲,他们的经济状况是怎么样的,那个地方的老百姓生活、娱乐休闲是怎样的,他们对中国的态度如何,想请卢司长为网友解答一下?【主持人】

非洲当然不是只有贫穷、动乱和战争,非洲是一个自然环境非常好的地方,大部分地区都是热带雨林或者热带草原,动植物资源丰富。近几年非洲经济发展非常好,据国际机构的评估,以后五年世界上十个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将有七个是非洲国家,非洲国家资源丰富,市场广阔,只要它保持稳定就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卢沙野】

现时非洲政局总体上是稳定的,但是局部还是有一些动荡和危机,我们希翼国际社会共同帮助非洲维护和平稳定的局面,为他们的发展创造良好环境。非洲人民天性热情开朗,他们的娱乐活动很简单,唱歌、跳舞,非常将近大自然。【卢沙野】

我们中国人到非洲旅游首要都是喜欢去看它的野生动物,这就反应了非洲的一个特点。非洲人对中国人总体上来说是非常友好的,这种友好是建立在过去几十年中国非洲的无私帮助和政治上平等相待的基础上,这些年随着中国非洲的人数增加也有个别中国人不是太尊重非洲人,他们在非洲的一些言行伤害了非洲人的利益,也激起了非洲人对中国人的一些不好的意见。【卢沙野】

所以我们希翼咱们广大的民众去非洲的时候一定要牢记自己是个中国人,代表的是中国的形象,要友善平等地对待非洲人,这对我们中国人在非洲的生存和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卢沙野】

一位名叫“故我在”的网友问,最近非洲一些国家政局动荡。司长,您认为非洲政局动荡的因由在于什么,会对中非关系发展造成哪些影响,我们最想知道当地的华人生活有没有受到负面影响?【主持人】

非洲政局动荡要说根源可能还是经济发展比较滞后,因为如果老百姓生活不好就肯定会想改变现状。但同时非洲动荡还受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包含历史上的因素,殖民统治留下的一些问题,它的部族矛盾,还有后来实行多党民主制以后的党派纷争。前两年西亚北非政局动荡对现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政局也有很大的影响,最近马里的战乱就是利比亚战乱的外溢效应。由于现在中非合作发展的规模越来越大,中国非洲的利益和侨民也越来越多,所以现在非洲政局发生动荡越来越多地会牵扯到中国,影响到中国。【卢沙野】

一位名叫“义无反顾”的网友想问一下卢司长,在新闻里经常看到索马里海盗,此也成了现在大家重视的焦点,网友想知道为什么索马里海盗会这般地猖獗,海盗形成背后的因由是什么,现在的形势是不是有了一些好转?【主持人】

马里海盗里边既有犯罪团伙,也有恐怖分子,但更多的是一些渔民,他们在和平时期生活安定的时候可以靠打渔为生。但是大家都知道,索马里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就陷入了战乱,渔民们无以为生,走上了海盗这条道路。因而海盗形成的因由尽管很复杂,但是经济不发展、国家不稳定是它的根本因由。去年索马里结束了战乱,产生了政府和议会,我们希翼索马里从此走上和平发展的道路。【卢沙野】

除了索马里海盗问题以外,埃及也是网友非常关心的一个焦点问题,一位名叫花非花的网友问,埃及一直处在动荡之中,为什么久久不能稳定,此背后的根源是什么,政坛动荡对中埃关系有什么影响?【主持人】

埃及政坛动荡不息,我看首要还是在于埃及的现实状况同民众当初发起变革所抱有的希翼有很大差距。人民本希翼革命能给他们带来自由,改良他们的生活状况,但是他们现在自由倒是有了,工作却丢了,生活无着。埃及本来的经济支柱旅游业在动荡中受到了毁灭性打击。【卢沙野】

中埃两国是传统友好国家,刚才说过埃及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我们非常同情埃及现时的状况,希翼它能够尽快恢复和平稳定,实现经济发展。中国终究坚持发展同埃及的友好合作关系,不会因为埃及形势有什么变化而改变对埃及的友好政策,我们希翼埃及局势尽快恢复稳定,以利于中埃合作的发展。【卢沙野】

下面此问题来自中非民间商会秘书长王晓勇,他想向卢司长请教两个问题,一是2013年中非合作论坛的后续行动有哪些?第二个问题是在推动中非货币合作方面,有哪些具体举措?【主持人】

去年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发表了北京宣言和行动计划两个成果文件,胡锦涛主席在会上代表中国政府公布了促进中非合作的五大领域的举措,今年我们就要着手落实这些举措,并实施此行动计划。从机制上的活动来看今年比较重要的一项就是9月份中非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召开政治磋商。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同非洲国家驻华使团也会保持沟通来共同推动后续行动的落实。至于中非货币合作,在行动计划里面已经有明文规定,中方欢迎非洲国家在双边贸易中实行本币结算。至于如何推进中非货币合作,双方的金融部门会进行具体的商谈。【卢沙野】

一位名叫“金蛇狂舞2013”的网友想问司长一个问题,现在政府鼓励去非洲投资的相关政策并不是很多,今后我们政府是不是会出台更多优惠政策来帮助这些想走进非洲的私营企业呢,非洲的服务业现在处于一个起步阶段,中国的金融服务业和生活服务业进军非洲的市场前景怎样?【主持人】

我也希翼中国政府能够出台更多的鼓励私营企业去非洲投资的优惠政策。非洲服务业其实挺发达的,但是现在首要是西方公司在那做。中国的金融服务业和生活服务业进入非洲市场前景无疑是广阔的,关键是要看我们的企业是否有此胆量、魄力和能力去开拓非洲市场。【卢沙野】

另一位叫“彩虹沙漠”的网友问题比较犀利,她问英国媒体之前有文章称来自中国印度的假药充斥着非洲,这是不是妨碍着非洲有效防治疟疾,请问司长对此有什么意见?【主持人】

印度假药是否充斥非洲我不做评论。但有关中国假药充斥非洲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那家英国媒体的文章发表后我们通过驻非洲的使馆在当地做了一些调查和了解,事实证明情况完全是相反的。中国的抗疟药都是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证才进入非洲的,疗效非常好,很受非洲人民欢迎。我们呼吁有关媒体在报道中遵循客观、真实的原则,不要散布虚假信息。【卢沙野】

在外交事务上软实力一直是被大家广为流传的流行语,软实力建设在中非关系中处于怎样的位置?【主持人】

软实力建设是一个国家外交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在发展同非洲关系的时候,软实力是不可或缺的。近年来中国非洲的经贸合作发展很快,应该说硬实力增长很快,但由此激起了外界的疑虑。在非洲加强软实力建设实际上就是加强中非之间的人文交流,使双方的人民更加理解和支持彼此的合作。如果说非洲中国的外交战略中具有一个基础性地位的话,在非洲的软实力建设也占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卢沙野】

一位叫“峨眉刺”的网友,说中国政府曾几次免除了非洲对华债务,请问这些债务形成的历史因由是什么,现在非洲还欠中国多少债务?【主持人】

过去中国政府向非洲提供援助首要是无息贷款或者低息贷款,这些构成了非洲国家对华官方债务。经过中非合作论坛几次部长级会议对非减债行动之后,现在实际上非洲国家所欠的对华官方债务已经所剩无几了,因为后来中国非洲提供的更多是无偿援助。【卢沙野】

网友“蜗牛的蜗居”想问卢司长,他说毛主席曾经说过我们是被黑人兄弟抬进联合国的,请问中国非洲各国在联合国各种事务上的合作情况怎么样?【主持人】

中国非洲各国在联合国保持着紧密的协调配合,联合国安理会现在讨论的问题有百分之六七十涉及到非洲,中方总是会和非洲的安理会成员国保持紧密沟通协调,为非洲仗义执言,同时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在非洲开展的维和行动,为维护非洲和平安全发挥建设性作用。【卢沙野】

网友“华丽的影子”说,非洲国家卢旺达曾经发生过举世皆知的悲剧,请问司长现在卢旺达的情况怎么样了,卢旺达中国的情况怎么样?【主持人】

我在卢旺达发生大屠杀之前曾经去过那里,感觉那里是一个优美安宁的山地小国,后来我就没再去过。据我了解现在卢旺达情况不错,经济发展速度在非洲算是比较快的,国家治理得也井井有条,中卢两国一直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两国的合作也在发展,我们相信卢旺达的情况会越来越好。【卢沙野】

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钟建华大使日前刚刚访问了刚果(金)、卢旺达布隆迪三国,网友轻舞飞扬的猫想问钟大使的这次访问和刚东地区局势有什么关系吗?【主持人】

这位网友一定十分熟悉非洲事务,居然知道我们的钟大使正在访问大湖地区,钟大使这次访问自然与刚东地区局势有关,他是去了解有关国家对局势的意见,并从中做劝和促谈工作。从我们所收到的公告看,访问是十分成功的。需要强调的是,自中国政府设立非洲事务特别代表以来,中国非洲和平安全事务中发挥的作用更加积极,更加主动,受到了非洲国家和国际社会的肯定和赞扬。我们会继续改良对非洲和平安全事务的建设性介入。当然这样的话钟大使会更加辛苦,要经常奔波于非洲和世界其他地方。【卢沙野】

一位叫“无师自通”的网友说他身边有一位朋友近期要去尼日利亚工作了,但是他又经常在网上看到在尼日利亚的企业和公民频频遭到袭击和绑架,非常担心,想问一下卢司长现时尼日利亚的安全情况怎么样,中国在尼的使领馆有哪些举措可以保证我们在尼日利亚企业和公民的安全呢?【主持人】

现时此地方的安全局势的确不容乐观。我们呼吁中国公民在赴尼工作的时候要更加注意自我防范,同驻尼使领馆保持联系。使领馆会及时发布安全警示,并同尼政府有关部门保持紧密联系,以便一旦我公民和企业碰到危险时能够及时采取行动,提供帮助和保护。【卢沙野】

这位网友叫“世纪天骄”,他说,我听说中国现时在毛里求斯投资建设的晋非经贸合作区碰到了一些问题,请问此合作区的状况怎么样,双方政府准备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主持人】

此合作区的建设实际上是企业行为,但是得到两国政府的支持。现时推进困难,似乎首要是定位的问题。我们希翼中方承办合作区的企业同毛政府有关部门积极沟通,尽快解决现时所面临的问题,使合作区得以顺利启动。【卢沙野】

一位叫“如梦令”的热心网友说,他得知卢司长曾经任驻塞内加尔大使,想请司长讲解一下在塞内加尔令您印象最深的事情或者最难忘的事情?【主持人】

塞内加尔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此国家虽然小,但在国际上相当活泼,在非洲地区事务中发挥着相当大的作用,比如它在很多国际组织中都担任领导职务,在非洲很多联合国维和行动中都是塞内加尔将军担任指挥官。【卢沙野】

我问过塞方人员这是为什么,他们说首要是因为塞内加尔非常关注教育,所以它的人才非常多,而且塞内加尔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家,非常关注参与国际事务。我想这一点对我们也是很有启发的。【卢沙野】

最难忘的事情,我想从工作角度来讲,应该是2009年2月我接待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塞内加尔的国事访问,因为每一个驻外大使如果能在自己的任内接待自己的国家主席访问驻在国,这不仅对中国同有关国家的关系发展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而且会在自己的外交生涯中留下重重的一笔。【卢沙野】

由于时间问题,我们再回答网友最后一个问题,网友“漂泊的海”想问司长,奥运会暨今没有在非洲召开过,想请卢司长为我们评估一下觉得非洲哪个国家最有可能举办奥运会呢?【主持人】

这取决于哪个国家申办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的投票结果。非洲已经举办过足球世界杯,我相信终有一天奥运会会在非洲举办。【卢沙野】

今天我们中国日报网请到了卢司长作客,大家都觉得非常高兴,今天通过这场访谈,大家对很感兴趣的非洲各方面事务也有了进一步了解。非常感谢卢司长在百忙之中来到我们中国日报网站。【主持人】

我也很感谢中国日报网站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和平台同广大网友进行交流。的确,我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回答网友的问题意犹未尽。我相信网友也有很多的问题还没来得及向我提。我希翼今后还有机会来回答网友的问题,把我所知道的非洲和所从事的对非工作更多地与网友分享。我也愿意借此机会推介一下非洲司的官方微博“直通阿非利加”,它也是我们向网友讲解非洲中非关系的平台。今天是它开办一周年,欢迎大家成为它的粉丝,多多给它支持。谢谢大家!【卢沙野】

相关文章
  • 中国将帮助非洲脱贫致富

    2017/01/04 中国对非洲的政策如能得到落实,将帮助非洲脱贫。非洲的问题在于工业化基础薄弱导致的经济原始化,而中国则明确表示,不干涉非洲国家内政,并助力非洲实现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农业是大多数非洲国家的支柱产业,机械化水准的改良将有助于解决粮食问题,并通过粮食出口创汇。 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上发布了对非政策,表明了中方帮助非洲的意愿。而政策的落实需要非洲国家的配合。非洲国家应先提出可行项目,再由中方提供资金。中国进出口银行、中非发展基金和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中国金融机构已准备好为非洲项目提供资金。中国十亿级的企业也对非洲投资兴趣正浓。
  • 深化中非绿色低碳领域合作

    2016/09/13   今年,G20首次把发展问题置于全球宏观政策框架核心位置,首次就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行动计划,首次就支持非洲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工业化开展合作,具有开创性意义。刚刚闭幕的杭州峰会上,除了成员国南非,中国还邀请了多个非洲国家和组织的领导人与会,并作出了支持非洲和最不发达国家工业化、改良能效、加强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承诺。中非将以G20峰会为新起点,深化在绿色低碳领域的合作。
  • 中非关系:理性平衡及前瞻发展视角

    2016/09/13 不久前,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曾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和金融特使还有世界银行中国和蒙古局局长)在该学会网站上刊发了题为《还原中国对非投资的真相》(Setting the record straight on China’s engagement in Africa)的评论文章,用详尽的数字和图表澄清了有关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一些国际“误解”和“迷思”。
  • 承受苦痛 播种希望——中国经济去杠杆调查

    2016/07/20 加杠杆易,去杠杆难。然而为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再难也要坚定推进。   去杠杆半年来,正对中国经济金融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的资金正从传统产能过剩领域逐步退出,向高新技术产业等新经济群集,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发展模式和互动关系在悄然变化。   实体企业:产能过剩行业融资受限正艰难转型,科技创新等“新经济”资金涌入
  • 世行预测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温和提至2.9%

    2016/01/12 尽管首要新兴经济体增长迟缓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但发达经济体开始发力,世行据此评估,全球经济增速将温和提至2.9%,同比增长0.5个百分点。 世界银行认为,2015年,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走低,贸易和投资流降低,金融体系脆弱等因素阻碍了经济活动,世界经济发展低于预期。2016年的经济走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收入经济体的发展动力是否持续,大宗商品价格是否稳定,还有中国能否实现成功向消费和服务驱动的增长方式转型。世界银行同时认为,首要新兴经济体同时出现增长乏力的态势将致贫困人口增加,威胁到来之不易的减贫成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