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 > 政府

政府在美洲

  • 中文已成为加拿大第三大语言

    美洲, 2017/08/11 2016年共有120万人的母语为中文。中文已成为继英语和法语官方语言后的第三大语言。 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指出,移民语言为母语的人士,从2011年的6,838,715人增至2016年的7,749,115人,中文超过说其他任何移民语言者。其中讲普通话移民大增139%。全国有610,835人母语为普通话,较2011年的255,160人增加了139.4%﹔594,030人母语为广东话,较2011年的388,935人增加52.7%。 人口普查数据还指出,全国能说英、法两种官方语言人士的比例,在2016年创下历史新高。但与此同时﹐两种官方语言都不懂的人,升幅却大过前者。加拿大的双语人士比例达到18%。其中,三分之二的增长归功魁省。尽管在大部分省份与地区双语人士比例均有增长。但与此同时,既不懂英语也不识法语的人数,速度超过双语人士的增加。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懂得两种官方语言人士的比例攀升7.9%;然而同期,对这两种语言都不懂的人,数量增加8.9%,这种情况在65岁以上人口中最为明显。
  • 美国上周首申失业金人数小幅上升

    美国, 2017/08/11 截至8月5日当周,美首申失业金人数小幅上升3000人,至24.4万人,略高于经济学家评估的24万人。四周均值降低1000人,至24.1万人。截至7月29日当周,持续申领失业金人数降低1.6万人,至195万人。     今年截至现时,美平均每月增加18.4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已降至历史低点4.3%,虽然首申失业金人数略有上升,但仍将近4年来最低水准,表明美劳动力市场坚实。劳动力市场的持续强势可能促使美联储今年加息一次以上,明年加息3次。
  • 中国阿根廷续签700亿元人民币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中国, 2017/08/01 阿根廷央行与中国人民银行于7月18日续签了规模为700亿元人民币(约103.75亿美元)的中阿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有效期三年。 中阿两国曾在2009年首次签署本币互换协议。2014年,双方签署了第二份金额为700亿元人民币的互换协议。阿央行表示,协议的续签将进一步加强两国央行的合作,为促进两国经贸合作创造良好金融条件,但并不会影响阿外汇储备规模。
  • 哥斯达黎加与韩国签署合作备忘录

    哥斯达黎加, 2017/08/01 由哥科技和电信部(Micitt)、泛美发展银行(BID)及韩国内政部共同主办的“韩国与中美洲数字政府部长级论坛”在哥召开,来自伯利兹、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拿马和多米尼加的多位部级官员参加。论坛探讨了在公共服务、海关、国家档案、法律环境、智能交通和数据解析等领域的创新发展议题,哥韩双方还签署了战略共享合作备忘录。
  • 多米尼克政府2017-18财年预算8.54亿东加元

    多米尼加, 2017/07/27 米尼克总理斯凯里特拟于7月27日向议会提交2017-18财年预算案。根据初步预算,多政府新财年(2017年7月1日-2018年6月30日)预算经常性项目和资本项目收入和支出共8.54亿东加元(约为3.16亿美元或约21.35亿人民币)。 同比增加1.73亿东加元,其中经常性项目同比增加1.37亿东加元,资本项目同比增加3600万东加元。 据媒体报道,多政府实施的“国籍投资项目”无疑将成为财政收入的醉重要来源。
  • 特朗普必须同中国合作才能让美国再度成为伟大国家

    美洲, 2017/02/09 中美经济体已经深度交融,成为一体,特朗普想要兑现针对中国的竞选承诺十分复杂,特朗普必须同中国合作才能让美国再次成为伟大国家。 一、关于中国通过不公平贸易和操纵汇率导致美国工作岗位流失的说法由来已久,并非特朗普首先提出。 1995年至2005年,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兑换汇率基本稳定在8.3RMB兑换1$;2002年开始,美国开始蓄意削弱美元,人民币随之贬值,此时美国才开始指责中国进行汇率操纵,维持贸易顺差,其实更应该遭到指责的是布什政府;2005年开始,中国央行日益让人民币对美元走强,2014年只需6RMB就可兑换1$,但即便人民币升值,中国对外贸易顺差也没有减少。 特朗普威胁要对来自中国的商品改良最多45%的进口关税,暂不提此举是否合理,根据美中商业委员会数据,一个美国家庭每年可通过购买中国日用消费品节约852美元,改良中国商品关税的直接结果就是日用品价格上涨,而流失的工作也不见得返回美国,美国的劳动力成本至少比中国高十倍,即便美国制造商生产这些商品,产品价格也不会低于中国进口商品。因而,改良关税不但不会增加就业,反而会改良美国人的生活成本。美国无疑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首要市场(25%),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全球其余市场的出口增长能够弥补对美出口的下滑。 二、与中国的贸易对美国经济有重要意义。美中商业委员会公告指出,美国政治家夸大并误导了与中国贸易的负面影响。美国约有260万个就业岗位依托于中美双边贸易,其中不少岗位依赖中国投资,如果发起贸易战,特朗普如何确保得到的多于失去的。 现在中国在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国中的排名已从2000年的11位提升至第三位,但美国仍以贸易赤字为由指责不公平贸易,然而,美国对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统计包含在中国境外生产的商品组建,若将此部分扣除,美中贸易逆差与美欧贸易逆差相当,不存在不公平贸易问题。此外,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来,美国对中国出口增加了600%以上,同期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仅增长了80%;截至2015年底,约有2000家中国企业在美雇佣了逾10万美国人,较4年前增加了500%以上。 三、以案例说明问题。中国福耀玻璃是中国最大玻璃供应商,占全国70%的市场,为缩短与美国客户的距离,在通用汽车的鼓励下,福耀公司斥资1500万美元购买了俄亥俄州一家工厂,并拟投资4.5亿美元建设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厂。 特朗普政府必须看到同中国合作的基本价值,只有中国具备帮助特朗普再次使美国成为伟大国家的潜力。
  • 有关难民安置和国家安全情况。

    美国, 2017/02/08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2月6日发表文章,详解了美国的难民制度、有关难民安置和国家安全情况。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现翻译如下: 一、美国难民制度概况 美国长期接受逃离迫害或战争的难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接受了上万欧洲难民,并根据国际人道主义法对难民提供保护。1980年以后,美国政府开始使用永久的、标准化系统,用于识别、审查和重新安置难民。 美国难民计划规模时常波动。但是,从奥巴马政府开始,叙利亚战争和由此引发的欧洲移民危机增加了对来自中东难民的审查。特朗普提出重视恐怖主义渗透的潜在可能性,并于2017年1月命令临时禁止所有难民入境,激起了对美国难民政策的广泛争论。 二、难民的定义 “移民”、“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几个术语很容易混淆。“移民”是指离开家园,经常跨越国界,无论是寻求经济机会还是逃避迫害的人。根据美国法律和1951年“联合国日内瓦公约”的定义,“难民”是能够在五个“保护理由”(种族、宗教、国籍、政治见解或特定社会群体)范围内遭受迫害或有理由证明会遭受迫害的移民。在美国制度下,难民是从第三国进入的人。“寻求庇护者”是符合难民身份标准但以非难民身份抵达后从美国境内或在入境口岸申请的人,寻求庇护的程序与申请难民身份的不同。 三、美国从何时开始接纳难民 美国长期接受根据现行国际法被确定为难民的移民。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了第一个难民立法,对约65万流离失所的欧洲人进行重新安置。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接受来自共产主义政权的难民。 但美国联邦在难民重新安置方面的正式行动,即美国难民准入程序(USRAP),直到1980年新“难民法”通过才生效。在1980年之前,批准接受难民的立法首要是临时通过, 以解决正在进行的大规模移民事件。在1975年越南垮台后,美国接纳了成千上万的东南亚难民,国会认为需要出台一个更加标准化的制度。 1980年的立法由卡特总统签署,制定了永久性的难民审查、认定和重新安置程序,并对“难民”一词进行了正式定义,将每年入境的难民规模增加至5万人,授予总统在紧急情况下接纳额外难民的权力。 四、美国每年接纳难民规模情况 每年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从1990年的12万人降低到2016年的约8.5万人,难民接纳规模在此期间有波动。 年度难民接纳规模上限由总统提出、国会批准。911事件后,布什总统因国家安全因由暂停难民入境几个月。从2009年到2015年,难民入境的上限在7到8万之间。 2016年,因叙利亚冲突不断加剧引发移民危机,奥巴马总统在先前批准的上限上新增5千人至8万人,并提议美国2017年财年将上限设为11万。 作为2017年1月行政命令的一部分,特朗普总统,没有听取奥巴马的建议,通过限制2017年财年同意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为5万人并暂停所有难民入境120天。 五、难民来源地 美国一直接纳来自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难民。自美国难民安置方案成立以来,来自不同地区的人数发生了巨大变化。 1980年法案通过后,超过20万难民被同意进入美国,是最近历史上最高的难民接纳规模;绝大多数来自东南亚国家,包含越南和柬埔寨。 从苏联进入美国的难民在1989年以后的10年里急剧增加。2006年到2016年,最多的难民来源地以降序罗列为缅甸、伊拉克和不丹。2016年,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分别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叙利亚、缅甸、伊拉克和索马里。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提到需要“保护美国人民免受外国国民的恐怖主义攻击”,临时禁止7个穆斯林多数国家(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也门)等国国民以任何因由入境,加强了对奥巴马政府时对上述国家的签证限制。此外,还无限期禁止所有叙利亚难民。 特朗普还怒斥一项澳大利亚与奥巴马达成的协议,即美国将接纳现时被澳大利亚临时安置在离岸拘留中心的几千难民。这些难民大多来自伊朗、伊拉克和索马里(特朗普的禁令限制国家)。 六、难民被筛选和批准的程序情况 该程序由美国国务院与一些其他机构和组织协商,通过难民准入计划进行操作。潜在的难民在国外首要通过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登记。该办事处收集文件并进行初步审查,然后将符合资格的人送交美国国务院移民安置支助中心(RSCs,在世界各地有9个办事处)。有时,这种转介由美国大使馆或非政府组织进行。RSC官员随后面试申请人,验证个人数据,并向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提交信息进行安全检查,检查包含全球指纹数据库和医疗测试等多种形式的生物识别筛选。 如果上述调查没有问题(包含犯罪史、过去的移民侵权、与恐怖团体的联系和传染病),申请人可以被准许进入美国。难民准入程序一般需要18个月至2年才能完成。 七、哪些政府机构参与选择和重新安置难民? 参与难民安置的3个首要联邦政府机构是国务院、国土安全部(DHS)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国务院人口、难民和移民局(PRM)是美国政府的第一联络点,并与所有其他机构协调,直到难民重新定居。 国土安全部的公民和移民服务分支机构(USCIS)是负责难民申请人安全审查的首要机构。USCIS最后决定是否批准移民安置申请。其安全审查利用了许多其他国家安全机构的资源,包含国家反恐中心、联邦调查局(FBI)、国防部和多个美国情报机构的资源和数据库。 一旦在美国定居,难民一般被交到慈善机构和其他专门从事重新安置的志愿机构。国务院的接待和安置计划提供资金、家具、食品和衣服。3个月后,该计划结束,此职责转移到HHS,后者提供长期现金和医疗援助,还有其他社会服务,包含语言课程和就业培训。 几个政府间组织也在各个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如联合国首要负责将合格的申请人移交给美国当局,而国际移民组织(IOM)则协调从原籍国到美国的难民交通问题。 八、难民安置在哪里?州和地方政府发挥什么作用? 难民被安置在美国全境约190个社区中,部分州一般重新安置的人数较其他州更高。在2016年,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纽约州的难民安置人数最多,占当年难民总数的四分之一。排名前10的州仅安置了2016年所有难民的一半以上。只有2个州,特拉华州和夏威夷州未接纳难民。 难民安置的后勤工作首要由9个国内安置机构负责,其中许多是基于宗教的组织,如教会世界理事会和美国天主教主教会。这些组织的代表面试和审查国务院驻外难民支助中心选定的难民履历资料,以确定他们应在何处重新安置。在此过程中,联邦法律要求难民安置机构与地方执法、紧急服务和公立学校等部门协商。 虽然需要进行上述协商,但1980年“难民法”赋予联邦政府对是否接纳还有在何处安置难民的最终权力。因巴黎2015年恐怖袭击事件由从中东通过难民潮返回欧洲的欧州公民实施,超过30个美国州长抗议在其州内重新安置任何叙利亚难民。法律专家表示,虽然各州不能直接阻挠联邦政府在何处放置难民的决定,但是他们可能通过指示州机构拒绝与安置机构合作而使进程复杂化,正如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同样。 九、难民过去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了吗? 在过去40年里,美国接受的300多万难民中,有少数难民卷入了恐怖活动。根据自由意志智库CATO研究所2016年的研究,自1975年以来实施袭击的154名外国出生恐怖分子,有20名是难民。在这些袭击中,只有3起被证明是致命的,所有3起均发生在1980年之前,也就是“难民法”设立现时的检查程序之前。 此外,特朗普行政命令中的7个国家的难民是被参与潜在恐怖袭击中的少数。自911事件以来,有180人因涉嫌伊斯兰恐怖主义有关罪行被指控、或在被起诉前死亡。其中,11个来自伊朗、伊拉克、索马里或也门,没有人来自利比亚,苏丹或叙利亚,没有人因恶性事件死亡。 美国最近的袭击实施者首要是美国公民,包含2016年奥兰多夜总会枪击案、2015年圣贝纳迪诺袭击事件还有2009年的胡德堡枪击案。911事件劫机者持旅游或商务签证,来自沙特阿拉伯等不受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影响的国家。其他还有寻求庇护者的子女,如2016年曼哈顿爆炸案实施者的父亲是阿富汗难民,Tsarnaev兄弟的父母因战乱逃离车臣。 2016年,在欧洲发生了一连贯致命的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各种情报官员警告称伊斯兰国家正在利用难民潮将其战斗人员走私进入美国。然后,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告诉参议院,“有组织可能正在探究各种手段渗透到西方,包含难民、走私和合法的旅行等方式。”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称应重点重视民潮的渗透。
  • 多米尼克政府规划2016-17财年预算6.808亿东加元

    多米尼加, 2016/07/27 多米尼克总理斯凯里特今日向议会提交2016-17财年(2016年7月-2017年6月)预算案,预算规模达6.808亿东加元(约为2.54亿美元、16.339亿人民币)。       根据斯凯里特公告的预算案说明,新财年经常性项目预算3.675亿东加元,资本项目预算3.133亿东加元。资本项目预算首要用于去年艾瑞卡热带风暴的灾后恢复和重建,因而负责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共工程和港口部预算份额达1.37亿东加元,紧随其后的卫生和环境部,预算额为3323万东加元,住房、土地和水资源管理部获得预算额的3241万东加元。农渔业部在新财年的预算份额为2537万东加元,贸易、能源和就业部获得预算额的2451万东加元。其他部委的预算份额从1300万东加元到85万东加元不等。
  • 土耳其总理说能否引渡居伦考验土美关系

    美国, 2016/07/20  新华社安卡拉7月18日电 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18日在安卡拉表示,能否成功从美国引渡“居伦运动”领导人费特胡拉·居伦将考验土美关系。耶尔德勒姆说,15日晚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这就是土耳其需要从美国引渡居伦的最佳证据。
  • TPP谈判存在不透明不可接受

    墨西哥, 2015/10/13 墨西哥《每日报》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TPP)在谈判过程中存在着令人无法接受的不透明。该报发表评论,谈到TPP的12个成员国的代表最终达成了不正常的贸易协定。这一协定是有利于各成员国的相关企业的。 评论谈到,协定有一个自生效之日起5年的保密期,这甚至使各国的议员也无法知晓协定的具体内容。包含《每日报》在内的新闻媒体所得到的TPP协议内容都是从维基解密网站上获得。 评论认为,上述协定的不透明使企业界和平民百姓感到无能为力,并将受到损害。文章还透露,已公诸于众的相关协定内容指出该协定的实施将威胁各国政府监管经济的权力,还会弱化各国法院在裁决本国政府与外国企业产生的纠纷方面的作用。 文章还谈到,该协定还将会阻挠有关规范企业健康和环保的法规的实施。文章最后认为,TPP将使劳工、小企业主及消费者在跨国公司面前毫无抵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