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 非洲教育概况

非洲: 非洲教育概况

2014/03/10

 

 

 

 

 

 

 

一些国家正在改进

埃塞俄比亚. 2000年初,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提供的初级教育入学率增长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的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其入学率翻番,达到71%。失学儿童的数量减少了300万之多。虽然让全部儿童入学任重而道远,但埃塞俄比亚在增加入学机会和应对不平等问题上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其中包括其制定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农村地区学校建设项目,该项目通过缩短到学校的路程和解决女童的安全隐患增加了入学的需求。1997年以来,埃塞俄比亚建立了将近6000所学校,其中85%都在农村。这就缩短了到学校的路程并降低了受教育的门槛,因为特别是对女童来说,路程是她们入学的一大障碍。学校也提高了分发课本的效率并修改了课本的内容使之更贴近学生的需求:教科书以22种当地语言出版发行。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在普及初级教育方面发展迅猛。1999年,只有一半的适龄儿童入学。但是今天,几乎所有儿童都实现了他们的上学梦。这多亏了2001年国家出台的废除初级教育学费,增加公共投资以及提高教育质量的措施。1999年,国家在公共教育上的花费占GNP(国民生产总值)的2.2%,但是 2008年就增加到7.1%。2002年至2004年期间,国家建立了大约3万间的新教室,并额外招收了3万2千的小学教师。

   贝宁. 贝宁是世界上小学入学率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其净入学率从1999年的50%上升至2007年的80%。另外,国家还缩小了性别差距,男女在学比例从1999年的100:68上升至2007年的100:84。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贝宁完全可以实现到2015年普及初级教育的目标。但是保持这个势头绝非易事。入学率的快速增长给政策的制定提出了新的挑战,比如提高教育完成率,缩小地区差异以及解决贫困问题。


塞内加尔. 一些西非国家是世界上性别差距最大的几个国家,但是它们施行了一些政策,旨在加强平等,作为普及初级教育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在小学生这一代,塞内加尔的男女平等指数在1999年为100:88,但是到 2007年,男女人数均等。

高等教育对发展至关重要

科学、技术、创新、职业培训和技能发展都是增强非洲竞争力的极其重要因素。为了加速非洲经济的增长,改革和转变高等教育体系以及在科学,技术和创新方面进行专业和职业培训迫在眉睫。
鉴于这几年全非洲范围内对第三产业的忽视以及支持经济建设和复苏的困难程度,非洲已制定了《高等教育与科技战略》(HEST),以协助成员国完善其教育体系,特别是第三级教育、科学、技术、专业和职业教育以及培训。

   三大领域:扶持人才中心、确保特定领域—农业畜牧业、健康科学和医疗卫生支持服务、工程设计、工商企业、培训教师以及教育管理—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培训、并加强和劳动力市场的联系,这样接受过培训的学生就可以更有效地运用其知识和技能。


   该项战略与1999年的《教育部门政策》相辅相成。该政策刺激了非洲的经济增长,并建立了精英技能团队,以增加其经济竞争力。

    《支持国家及地区人才中心》有助于通过在不同国家协调和连接项目建立或加强高等教育、科学与技术机构之间的联系,这样国家机构就可以从优秀的第三级教育机构和职业培训中心的职工和课程中获益。科学和技术学院的课程重点主要包括以下方面:农业和畜牧业、工程设计、基础设施和水利、卫生服务和基础设施;信息与通信技术和财务管理服务。为了确保师资力量完备,来自非洲散居人口的专家在将应邀来这些人才中心就职,实行面对面或远程教学。


    为了确保学生做好充分的第三级培训准备,银行通过协助提供合格的教师同时为初级和中等教育提供先进的科学和数学教学扶持。

高等教育的基础设施以及科学技术的基础设施对HEST来说至关重要。因此银行支持指定高等教育机构,特别是研究学校和中心的建设、完善以及恢复工作并提供实验室资源,以促进工程设计、农业以及凭借教育和卫生实现人文发展的数学和科学教学。这项支持措施有助于成立一个非洲精英科学家与技术员团体,并增加使用费用适度的最先进研究设施的机会。内战和国内冲突中基础设施遭毁的脆弱国家也会得到银行的支持。


   此外,银行已制定一些改革措施以建立一个环境,以利于私营部门对高等教育进行的更广泛的参与与投资。为经过高度培训的学生提供良好就业机会的领域很多,如开采业。在非洲,开采丰富的自然资源需要与学生需求直接或间接相关的特定技能。类似地,旅游业已经成为在非洲的主要投资部门,并为上百万人提供收益,但是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源提供有竞争力的服务(比如酒店服务、公路、基础设施维护、建设、维修等。)


 为了有效并有针对性地并满足这些需求,一些组织正致力于制定国家和地区科技技能的档案并和其它伙伴机构和私营部门携手进行下列活动:

  • 建立科学、技术和创新(STI)方面的国家和地区技能的档案。
  • 扶持成员国制定国家创新行动方案。
  • 加强HEST行业联系,着重建立培养中心。
  • 在所有从银行扶持获益的机构中推进并支持妇女参与科技相关的培训和研究活动。
  • 通过与私营部门合作促进技术发展。
  • 将本土知识融入创新体系。


    通过扶持现有的国家和地区人才中心,促进非洲内外机构间更广泛的合作,一些组织致力于将非洲的培训机构打造成世界顶尖级的,对学生和家庭都有吸引力的机构。非洲国家对STI有不同的需求。一些国家已拥有完善的基础教育体系,其教育完成率高,并正在快速发展第三级教育体系;其它国家却还在普及全民教育,并处在第三级教育发展的相对初级阶段。因此,支持 STI需要上至对政策建议能力的培养,下至对STI基础设施以及建立国家与地区人才中心的能力的培养。少数国家已经准备与私营部门合作,建立创新体系,并在HEST实行过程中发展国营-私营的合作伙伴关系。

    组织干预本身并不能满足教育体系的所有需求。资源的稀缺要求私有基金集中投入到能增值的活动中。因此需要在与成员国的对话方面下一番功夫,这样它们就能把精力集中在科学和技术上面。除此之外,非洲也正在鼓励那些有志于在类似或不同领域里投资的人支持高等教育,因为单一的发展伙伴或国家不能满足最基本的需求,来确保HEST部门在非洲的经济复苏中起到一定的作用。


   因此,私营部门是非洲高等教育的一个战略性伙伴,因为在非洲这个部门是小学修业后教育发展迅速的部门。


    在许多国家,私营高等教育机构与国外大学,其中包括由教堂/宗教承办的伙伴合作办学。但是大部分情况下,不完备的法律条款,政府方面的高要求以及欠缺的监管使得一些非受监管的私营高等教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为了保证高等教育的质量,银行将支持地区监管机构的建立并刺激私营部门为使生产链增值的培养中心与创新机构筹集资金。除了私营部门,银行将继续加强其与其它发展和技术伙伴的合作关系—主要包括世界银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开发署、国际开发部、 非洲联盟&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非洲大学协会、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非洲教育发展协会、和非洲能力培养基金会。

最新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非洲的小学入学率大幅上升,平均从56%上升至73%。在让更多儿童,特别是女童入学方面,许多国家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 然而,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在总计3200万的初级教育适龄儿童中,有四分之一没有入学,几乎占全球失学儿童的一半(45%)。
  • 大约54%的失学儿童是女童。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将近1200万的女童终生不能入学。这些女童被留守—仅不到一半的国家提供数据,表示入学男女比例相同。 虽然入学率在上升,但是上百
  • 万的儿童入学之后,未完成初级教育就退学了。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每年大约有2800万小学生退学。
  • 只有三分之一(34%)的青少年进入中学就学—这是世界最低水平。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大约38%的成年人人口,或者说1.53亿成年人是文盲。其中女性占38%之多。
  • 国际上已达成一致协议,旨在到2015年让全部儿童接受初级教育。那些需要达到这个目标的地区总共还需要120万教师。
  • 那些居住在偏远农村地区或母语为少数民族语言的贫困女童,以及居住在战火冲突地区的儿童通常都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在尼日利亚,平均每个儿童大约只接受 6.5年的教育,那些富裕的城里儿童平均受教育年数为10年,然而贫困农村地区豪萨儿童的平均入学时间连6个月都不到。
  • 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基础教育实施的援助也已下降—从2007年的17.2亿降至2008年16.5亿。把小学入学率上升这一因素考虑在内的话,在每个小学生身上的花费降低了7%。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