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 非洲医疗卫生概况

非洲: 非洲医疗卫生概况

2012/08/02

 

 

非洲医疗卫生概况

非洲承受着全世界四分之一的疾病负担,但拥有的卫生工作者数量却仅占全球卫生工作者总数的3%,这种极不平衡的状况令人吃惊。在整个非洲大陆,成百万上千万的人由于无法获得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提供的医疗卫生服务,而遭受着不必要的痛苦。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危机最为严重。即使仅为该地区提供最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也需要新增至少82万名医生、护士和助产士。为了弥补这种短缺,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必须将其卫生工作者队伍的规模扩大140%。

不幸的是,目前无法获得按此规模雇佣、培训和维持新增人员所需的资金,并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可能也难以获得这些资金。此外,在非洲许多地区普遍实行的正规的西方医疗卫生培训模式既费钱又耗时:即使资金得到落实,还需要增加约600所医学与护理学校以及20年以上的时间来弥补空缺。另一个挑战是,在非洲,医疗卫生职业的吸引力相对较小。在那里,医生和护士的工资很低,许多医生离职去别的国家寻求更好的工作条件、职业安全性和更高的薪酬。最后,糟糕的基础设施、匮乏的医药供应以及其他一些因素限制了卫生工作者的工作效率,因此,非洲医疗卫生服务差距的实际程度可能比表面看起来还要大。

在这种严酷的背景下,解决非洲的医疗卫生人力危机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渺茫期望。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麦肯锡在8个非洲国家1所做的工作以及最近对40多名专家的访谈2,指出了一条可在未来十年内开始改善这些问题的途径。它主要涉及三个方面。首先,非洲国家应考虑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所采用的成功的医疗卫生服务模式,在这些国家中,社区卫生工作者和其他辅助人员弥补了其专业同行们工作的不足。这种方法节省了资金与培训时间,并有助于保证人们更加健康。其次,非政府组织(NGO)和其他发展共同体合作伙伴应与地方政府相互协作,帮助提高卫生工作者的工作效率(如,通过努力填补知识空白,并支持鼓舞士气的激励计划),以支持这种努力。最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政府领导人应该重新考虑那些在许多地区将专业医务人员的培训仅局限于公共部门的现行规定。营造一种鼓励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和“社会企业”更广泛参与的环境将会提高急需的培训能力,并帮助超负荷运转的公共机构缓解压力。

一个深处危机之中的大陆

在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于疟疾、肺结核、艾滋病以及其他一些完全可以预防和治疗的疾病。医疗卫生工作者的匮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一悲剧,并且那些基于目前现状的解决方案将无法迅速或有效地满足该地区的医疗卫生需求。
巨大的差距

人们已试图量化增加非洲卫生工作者数量所带来的影响3,但鉴于非洲各国医疗卫生系统的差异以及卫生工作者目前达到的工作效率水平参差不齐,因此很难确定各个国家所需卫生工作者的精确数量。不过,发展共同体仍然认为,每千人拥有2.5名卫生工作者这一比例符合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的母婴保健指标4。

即使参照这一较低的标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状况也极其落后(图1)。对现有数据进行简单推断即可表明,为了达到这一门槛还需要做些什么(图2),而该地区的历史几乎不能提供任何乐观的理由。来自世界银行的证据显示,那里的医疗卫生服务覆盖率在过去40年里几乎没有任何提高,尤其是与像印度这样的国家进行比较——自1960年以来,印度医生和护士的密度分别增长了3倍和5倍。我们的研究不仅表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卫生工作者数量的增加比该地区的人口增长更为缓慢,而且还指出,如果不进行强有力的干预,那里医生的绝对数量到2009年可能还会开始减少。

大型捐助机构希望依靠非洲的私人组织来改善非洲的医疗卫生状况

这是在给私有化开后门吗?当世界银行集团面向私人部门的分支机构-国际金融公司(简称IFC)在12月17日宣布面向非洲的价值10亿美金的医疗援助计划时,肯定会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 IFC准备建立一家价值5亿美金的投资基金(这其中也包括其他捐赠机构的援助),这家基金将投资于非洲那些中小型的医疗保健类的公司.除此之外它还准备为那些企业家提供4到5亿美金的贷款担保,使非洲当地的银行能够向这些企业提供贷款.

这样做肯定是有争议的. IFC的首席执行官Lars Thunell也已经预见到会有反对的声音,他说“我最初也曾自问:我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北欧四国的泛称),那里都是由政府来提供医疗保健的服务的,我为什么要用巨资促进非洲私人医疗卫生产业的发展呢?”他自己的解释是:很明显,非洲的政府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来(像北欧国家那样)去做每件事情。”

大型捐助机构也发现非洲国家的政府正在被这些援助资金所压垮。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基金会的Tachi Yamada对IFC的新举措表示支持(他也同时表示将继续对非洲国家的公共部门提供援助),他说:“在这里有一个悖论就是穷人中的最贫困者所得到的医疗保健往往是由私人部门提供的。”

非洲一年在医疗卫生方面的花费大概是167亿美金,这其中大约有一半左右是由私人企业和慈善团体提供的。麦肯锡(一家世界知名的管理咨询公司)在一份给 IFC的报告中预测到2016年非洲用于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大约是212亿美金,而私人部门在其中所占的比例将达到60%。有乐观主义者认为这种将要到来的繁荣将带来实质性的利润。美林证券公司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对非洲医疗卫生产业的推荐等级甚至高于基础设施和电信行业。

如果IFC的这一计划可以促进私人资本的发展,那实在是件好事情。撒哈拉以南非洲占到了世界人口的11%,但是如果按照因疾病致死和夭折的人数来衡量,它负担了全球疾病的24%,而它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只占到全球总量的不到1%。

在促进私人资本发展的同时,必须保证这些成果不被城市里的富人所独享,因此IFC和麦肯锡提出了一揽子的技术建议.这其中包括一些规章制度的改革,以提高非洲国家的药品监督检查水平和力量,将危险的药品赶出市场.它们希望帮助非洲国家建立一个由市场提供医疗保险,政府提供部分补贴的计划. 尼日利亚和卢旺达已经有了一个包含政府补贴和市场提供的计划的雏形.

世界银行负责健康事务的主管Julian Schweitzer提出了一个可以平息外界批评的重要理由:“可以由公共部分支付费用,但由其他部门提供服务。”应当将提供医疗卫生服务本身和为这些服务支付费用区别开来。这样做有可能使这个长期陷于贫困的地区最终得到他们所渴望的医疗服务。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