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 > 南美洲 > 巴西 > 交通

交通在巴西

  • 中国人正在买下巴西

    巴西, 2017/11/20 位于巴西里约州北部延绵近3千米的阿苏港,被称为"通往中国的大道",但是现在它不仅通往中国,还将部分成为中国的资产。现时,阿苏港已用来向中国输出铁矿,同时,作为巴西盐下油的物流中心,该港口还激起了中国最大石油公司中的两家中石化和中海油的投资兴趣。阿苏港现时正在不断的开发新项目,不论是建设集装箱码头、输电站,还是兴建铁路项目,都吸引了中国资本的重视。 阿苏港管理公司行政总裁托马斯说:“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从长期看,他们的潜力这般巨大,以至于我们不仅希翼他们成为我们的客户,更希翼他们成为我们的合伙人。”改良对阿苏港投资还只是近两年中国大型企业对巴投资的一个缩影。除中石化外,三峡集团、国家电网、中粮集团、海航集团等中国企业纷纷购买巴西公司股份,百度也进军巴西市场。根据Dealogic公司的统计,2016至2017年,中国在巴投资已经超过100亿美元。对巴西来说,中国资本来得真是时候,巴西此时正在经历史上最严峻的经济危机,不仅在经济上面临困难,政治上也在爆出腐败丑闻。 中国对巴西的投资代表了中国在全球投资的清楚变化,从2005年起,中国向拉美提供了1400亿美元的贷款,其中半数以上是针对委内瑞拉市场,渐渐的,中国政府在拉美寻求非传统的合作伙伴,如厄瓜多尔,而现在已经拥有更为稳定的金融体系和更具备战略可能性的国家成为了首选,这首要就是巴西。 一些持支持态度的人认为,中国与巴西的综合是世界上两个新兴经济体的合作,中国作为工业强国正在快速发展而巴西则可为其提供农产品和自然资源,“我认为这种合作是自然的综合”,瑞士信贷银行前行长及QMS投资公司创始人卡雅思说,“中国有资本,在基础设施领域也有充足的经验,而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原材料和粮食。” 但同时,许多巴西政客也开始议论中国资本对于明年大选的影响,因为中国资本的逐步进入美国也已经让白宫感到忧虑。 “巴西作为区域经济大国,在拉美地区影响较大,如果中国深度介入巴西,地区战略环境将发生巨大改变。”美国军事战争学院战略研究院拉美学系教师艾丽斯说。 在2016年达到1700亿美元后,由于中国政府对外投资政策的变化,2017年前8个月中国对全球的投资降低了40%,但对巴投资却逆势增长,Dealogic发布的数据现实,中国资本对巴西企业的投资并购总额今年已达到108亿美元,去年为119亿美元,这些数据较2015年大约增长了50亿美元,创自2010年125亿美元以来的新高。 解析家认为,中国对巴投资的增长开始于2010年,当时中国政府为巩固能源和粮食安全实施鼓励对外投资政策,“能源、矿业、农业等领域是中国经济的保障和补充。”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教师崔帆(音译)表示,“投资巴西也有利于中国企业对美洲的出口。” 2014年开始,中国对巴投资进入第二阶段,为了缓解中国国内钢铁、汽车等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国投资开始涉足制造业领域和巴国内市场。 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在此阶段中国银行也纷纷进入巴西,筹备创立中巴基金并于今年5月正式成立运营,该基金首要用来支持中资企业对巴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Demarest律师事务所中国代表处代表张俊(音译)表示:“现时,巴西政府投资动作迟缓,而中国拥有资金、技术和施工能力。” 对巴第三轮投资开始于去年,中国资本开始更多的以合资企业的角度在更加广泛的领域寻求与具有竞争力的企业合作和投资机会。“他们正在用投资者的眼光看待巴西市场。”圣保罗Tozzini Freire律师事务所中国问题专家雷纳多表示,“我们巴西人民开玩笑说对中国人只有两个印象:一是钱特别多,二是什么东西都会买。前者是真的。但后者不是。” 解析家认为最近一轮的中国对巴投资受到了巴西政局“洗车运动”的影响,此丑闻揭露了一个国企、私企与政客做交换,从而赢得项目合同的网络。事件的调查使部分企业项目停滞,而其他企业则被迫出卖股份。例如Odebrechet公司在7月就向海航集团出售了该公司价值10亿雷亚尔(约合3.1亿美元)的股份。 “洗车运动”也导致巴西经济衰退走入历史低点。为了增加联邦税赋,特梅尔政府开始推动从巴水电企业到巴西造币公司的私有化,“最后也许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洗车运动’带来的大量股份,突然间所有企业都在出售股份,从港口、公路到机场和铁路”马说,“我曾经开玩笑说中国人5年前就说‘我要买下巴西最大建设公司’,大家都笑,但是今天他们会说:‘来,坐下谈。’情况完全变了。” 中国大量投资的快速涌入也令许多人感到惊讶,比如,长江三峡集团投资230亿雷亚尔(约合70亿美元)买下了17座巴西发电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从美国杜克能源公司直接购买,包含11座风能发电站,一座是通过股票交易。“这是一个法律非常强盛的国家,我们感到法律会保护我们的投资和利益。”三峡集团巴西公司CEO李银生(音译)说,该公司贡献了整个三峡集团收益的10%,“我们准备在这里长期望下去。” 现时,中国企业在进入巴西时并没有受到类似其他国家来自政府方面的限制,比如在澳大利亚中国企业就不同意购买耕地。2009年,巴西卢拉政府曾经因为中国企业大量购买大型农场而推出限制外国企业购买耕地的政策,但现时巴西对于任何外部投资都是持积极态度。 然后,随着明年大选的到来,这种乐观的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现时民调排名第二位的总统候选人保尔森纳罗说:“我们需要意识到中国正在买下巴西,他们不是在巴西采购,是在买下整个巴西。”他强调,“即使在最近的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仍然在强调要实施新型的共产主义,而且不接受反对的声音。所以,在出售巴国企股份的时候,你应该清楚该卖给谁。” Vallya咨询公司主任沃切豪斯表示:“从中国资本开始进入巴西战略领域开始,他们就应该思考公开战略关系,因为他们已经在开始吸引那些不喜欢这些动作的人的注意。” 对于中国对巴投资,艾丽斯认为:“虽然只是经济行为,但是我认为这包含了政治战略因素的考量”,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推断,巴西可能需要就中国国有企业进入巴市场进行更加紧密的重视,他还强调说这些投资可能会使巴政府无法再公开批评中国。 艾丽斯还以中国移动近期传出有意收购巴西最大移动电话运营商Oi公司,该公司现时正处于破产管理状态,“巴西应该重新审视哪些领域可以对中国开放,如果此收购成功,中国移动将一举获得6400万巴西移动用户,这在其他国家从来都没发生过。”虽然许多政治人物对于中国资本的增加感到担忧,但那些被中国资本收购的公司员工却对此持欢迎态度,因为他们保住了工作。 巴兰赛罗为里约国际机场的行李托运公司Swisssport公司工作了12年,海航集团收购该公司并参股里约国际机场,“中国人在巴西经济危机的时候来了,这很好。”他说。 
  • 蓝色巴西航空向TAP – 葡萄牙投资

    巴西, 2016/03/26 据上传在蓝色巴西航空网站上的声清楚示,该航空公司投资约1亿美元(9,000万欧元)到葡萄牙航空TAP- 葡萄牙。 该陈述谈到,“这项投资将使蓝色巴西航空在葡萄牙民航局批准后葡萄牙航空公司证券化时,有权持有该航空公司约40%的经济价值”。 发行债券转换为股票,是在葡萄牙航空公司私有化进程期间,于2015年6月达成的TAP资本重组计划下发生。
  • 里约州阿苏港项目有重要进展

    巴西, 2015/10/14 里约州政府大力推动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阿苏港,取得重要进展。日前,巴西Votorantim Metais公司出口到中国的3.3万吨铝土矿在该港T-MULT码头完成装船。这是阿苏港T-MULT码头建成后首次装船作业,对阿苏港建设运营具有重要意义。 阿苏港位于里约州圣若昂达巴拉市南,占地面积60平方公里,现包含T1、T2、T-MULT等多个码头,货品种类首要面向油气、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现由巴西Prumo物流公司营运。
  • 中国天津航空采购22架巴航工业客机

    中国, 2015/05/21 中国天津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根据周二签订的最后协议,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巴航工业”)将向公司提供22架客机。天津航空是中国海航集团旗下公司。 天津航空采购的这批客机总值11亿美元,包含20架E195、两架E190-E2,是首家使用E2客机的中国航企。 根据合约,首架E195将于2015年交付,而首架E190-E2则于2018年交付。天津航空是亚洲拥有巴航工业客机阵容最大(共有50架)的航空公司。
  •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2013年盈利增加

    巴西, 2014/02/27 据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透露,2013年,该公司净利润达到12.03亿雷亚尔(约合5.11亿美元),比2012年增加了43.8%。2013年第四季度,公司获得净利润8.61亿雷亚尔(约合3.6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较,增长了212%。 根据该公司公报,2012年是积极的一年,公司首要规划都得以完成,共交付了90架商业飞机和119架公务机,超过了公司财务部门的评估。 2014年,公司估计将交付92-97架商业飞机和120架大中型公务机。
  • 高成本低投入阻碍巴西公路发展

    巴西, 2014/02/18 高成本低投入产生的叠加效应,使巴西公路开发进展迟缓。最近3年,年平均建设里程仅1000公里。照此速度发展,规划中的5.4万公里柏油路面铺设计划要50年才能完成。 2013年公路建设投资比2012年降低8%,政府在公路建设上的投资仅87亿雷亚尔。另一方面,建设成本却在以超过通胀率的速度增长。2010-2013期间,通胀率增长19%,公路建设成本增长了21%,有些项目如公路扩宽等,成本增加高达34%。双重效应导致公路施工项目减少。直接后果是,公路建设速度达不到车流增长速度(据巴西全国运输联合会提供的数据,巴西每3年将新增1000万辆汽车)。现有公路还因维护投资减少,路面状况越来越多差。过去两年,包含私有化路段在内,全国完成柏油路面复线公路建设里程年均仅150公里,照此速度发展,至少需求25年才能从现有的5400公里达到10000公里。 巴西公路需求 据巴西运输联合会测算,到2020年,巴西需要新建公路1.2万公里,完成1.5万公里的复线公路建设。上述项目投资额可能高达3500亿雷亚尔,这是巴西政府难以筹集的巨额资金。最近几年,巴政府在公路建设上的投资平均只占GDP的0.3%。回溯20世纪70年代,当时公路建设投资额在GDP的占比高达4%。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如果巴政府不采取强力举措,国家竞争力还有GDP增长将一直受到制约。
  • 巴西南大河州降低航空煤油商品流通服务税

    巴西, 2013/09/30 巴西南大河州州政府将航空煤油商品流通服务税(ICMS)从原来的17%降至12%。该政策将惠及有州内城市航线的120座以下民航公司,以刺激州内民航业发展。 据了解,南大河州州政府是继联邦区政府第二个公布减税的州政府,此举意在鼓励航空公司增加州内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