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 东亚 > 中国 > 外交部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

中国: 外交部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

2014/01/01

  王毅表示,明天是2014年元旦,也是中美建交35周年纪念日。35年来,中美关系取得历史性发展,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也为促进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明年中美之间将有一连贯重要议程。

中方愿同美方一道,落实习近平主席同奥巴马总统达成的重要共识,努力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深化务实合作,妥善管控分歧,继续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新的更大发展。

  克里赞同王毅所谈,他表示,面对现时国际和地区形势,美中需要合作的领域越来越多。新的一年里,美方希翼同中方加强交往,深化合作,坚持致力于建设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为世界带来更多积极影响。

  双方还就现时日本问题和朝鲜半岛局势、巴以和谈等交换了意见。

Comments

Related Articles
  • 中英贸易今年前三季度增幅超过20%

    2014/10/15 在去年中英双边贸易增长11%的基础上,今年前三季度增长20.2%,高于我全球贸易增幅17个百分点,增幅位居我与首要贸易伙伴第二位。前三季度,中英货物贸易总值595亿美元,其中我对英出口417.8亿美元,增长16.4%;我自英进口177.2亿美元,增幅高达30.3%。 今年以来,中英贸易增长势头旺盛,一直引领中欧贸易,英国稳居我在欧盟内第二大贸易伙伴。前三季度,中英贸易增幅高于中欧贸易8个百分点,远高于中德贸易11.9%和中荷贸易9.1%的增幅。
  • 中国进口增长有利于全球经济活力提升

    2014/10/15 中国9月份出口和进口表现良好,轻松超过预期,进口更是意外回升。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5.3%,超过路透社评估的11.8%;进口同比增长7%,与路透社评估的降低2.7%形成鲜亮对比。 一位JP摩根的经济学者表示,不管因由何在,只要中国进口增长强盛,都将缓解外界对中国国内需求疲弱将影响其经济活力的担心。但是中国政策制定者应继续推出更为适度的举措以支撑经济增长。
  • 中多签订互免公务、外交护照签证协定

    2014/10/10 刘豫锡大使与多哥外交与合作部长迪塞共同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多哥共和国政府关于互免外交、公务护照签证协定》签字仪式,并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互免签证协定上签字。该协定将在两国各自完成国内法律程序后正式生效。
  • 中国再次向塞无偿提供粮食援助

    2014/10/10 我驻塞拉利昂大使赵彦博和塞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萨穆拉·卡马拉,分别代表中塞两国政府,在塞首都弗里敦签署了我向塞提供无偿援助的换文。该笔无偿援助是我帮助塞应对埃博拉疫情的一部分,将通过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采购粮食、食品等物资,运送至塞拉利昂,帮助受埃博拉影响的民众。
  • 安倍示好存“受迫性” 出口依赖中国市场

    2014/10/08 安倍示好中国是客观因素使然,具有一定的“受迫性”,并不代表安倍主观上将从此前的对华强硬立场后退。 9月29日,日本召开本年度国会临时会议,安倍在会上发表施政演说,称为了在中日两国间建立稳定友好的关系,希翼能尽快实现首脑会谈,通过对话发展战略互惠关系。 自安倍上台以来,渲染“中国威胁论”几成惯例,几度提出召开中日首脑会晤,也是为了指出中日失和、无法召开高层会谈的责任不在日方。此次在国会场合,安倍罕见地放低身段,没有提及“中国威胁论”,反而强调“中日友好的重要性”,真实含义是什么?是否意味着其执政立场发生了变化? 安倍示好中国,有时间因素在起作用。11月,APEC峰会将在北京召开,在峰会期间实现中日首脑会晤,是安倍内阁近期的外交目标之一。为此,日本已提前开启沟通管道。安倍之所以设定这样的外交议程,因由在于无法与中国领导人召开正式会谈,已成为其外交失分的标志。在安倍任内,中日关系降至两国建交以来最低点,安倍难辞其咎。如果两国能召开首脑会谈,安倍就可赢回分数。 安倍示好中国,还有经济因素在起作用。安倍上台以来,通过量化宽松、财政刺激、刺激民间投资这“三支箭”,日本经济曾经似有重振迹象,市场交投活泼。但今年以来,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作用迅速衰减,今年二季度经济突然衰落。日本内阁府近期发布的数据指出,日本二季度GDP同比仅增长0.4%。个人消费降至零增长,导致内需对GDP的贡献由正转负。在无限刺激的政策背景下取得这样的数据,表明安倍经济学开始失效。提振日本经济,必须更多地依赖出口市场。但是,由于中日关系降至冰点,日本产品在其最重要的出口市场中国的占有份额也在降低。失去中国市场的支撑,日本经济可能进一步下滑。在这种情况下,缓和中日关系,稳定日本出口市场,保持安倍经济学的效应,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安倍经济学真的失效,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将面临严峻挑战。 由此可以看出,安倍示好中国是客观因素使然,具有一定的“受迫性”,并不代表安倍主观上将从此前的对华强硬立场后退。事实上,在接受国会质询时,安倍仍对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作了辩护。正是基于围绕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内阁上台后实施了一连贯挑战二战后国际秩序,伤害包含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民众感情的举措。近期,通过密集外交,安倍还试图在日美安保条约之外,搭建复合型安全体系以遏制中国。 仅凭口头言辞的变化,无法得出安倍对华政策转变的结论,也无法真正改良两国关系,为实现双边峰会创造条件。就此而言,安倍指出的诚意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