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 东亚 > 中国 > 外交部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

中国: 外交部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

2014/01/01

  王毅表示,明天是2014年元旦,也是中美建交35周年纪念日。35年来,中美关系取得历史性发展,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也为促进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明年中美之间将有一连贯重要议程。

中方愿同美方一道,落实习近平主席同奥巴马总统达成的重要共识,努力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深化务实合作,妥善管控分歧,继续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新的更大发展。

  克里赞同王毅所谈,他表示,面对现时国际和地区形势,美中需要合作的领域越来越多。新的一年里,美方希翼同中方加强交往,深化合作,坚持致力于建设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为世界带来更多积极影响。

  双方还就现时日本问题和朝鲜半岛局势、巴以和谈等交换了意见。

Related Articles
  • 中国八月份工业活动降至六年半来最低点

    2015/08/24 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八月份初值为47.1,降至六年半来最低点。该调查指出,中国国内及出口需求都在萎缩,这进一步增加了人们关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将面临硬着陆的担忧。日本经济大臣甘利明称,他期望中国政府采取举措阻挠中国经济下滑变成全球性问题。
  • 外媒评人民币贬值对大宗商品市场影响

    2015/08/17 上周中国央行出人意料地引导人民币贬值,给大宗商品市场带来冲击。油价、铜价和铝价曾经逼近六年低点,金价在避险需求推动下升至三周高位。 一、油价下跌可能提振需求。受人民币贬值影响,美国油价上周跌至六年低点。人民币贬值被普遍认为对中国的石油进口不利,但瑞典SEB解析师Bjarne Schieldrop称,人民币贬值实际上可能对石油需求有利。他说,人民币贬值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疲弱,而是中国朝着人民币成为IMF储备货币迈出的一步,这将对中国经济有利,进而对石油需求有利。 二、人民币贬值或冲击黄金需求。中国央行推动人民币贬值的决定可能会冲击中国市场的黄金需求,中国是全世界最大黄金消费国之一。中国政府的反腐举措还有对影子银行系统的整顿已然给黄金需求造成拖累。华侨银行经济学家Barnabas Gan称,央行引导人民币汇率走低可能会导致黄金需求进一步萎缩。 三、中国钢铁出口或是人民币贬值的大赢家。中国钢铁出口很可能从上周二中国人民币的贬值中受益,这符合政府隐性支持出口的做法。刺激出口是减轻经济增长放缓对中国钢铁行业造成冲击的一种方式。投行蓝橡资本解析师Frank Tang称,人民币贬值会对包含钢铁在内的所有大宗出口商品产生同样的影响。虽然间或有言论暗示中国官员试图通过抑制钢铁出口来减轻反倾销贸易摩擦,但中国政府近期公开维护本国的钢铁出口,并要求国内钢铁企业运用法律手段应对海外贸易纠纷。中国海关数据指出,钢铁出口量在今年前7个月同比增加27%,至6,210万吨。
  • 中国7月份贸易顺差430.25亿美元

    2015/08/12 2015年7月份贸易顺差为430.25亿美元,较6月份贸易顺差465.4亿美元降低,且低于市场预期。 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还指出,按美元计算,7月份出口同比增长2.3%。6月份为增长2.8%。按美元计算,7月进口同比增长4.9%。经济学家预期中值为降低7.4%;6月份为降低6.1%。按人民币计,中国7月份出口总值同比降低8.9%,进口同比降低8.6%,贸易顺差为人民币2,630亿元。
  • 今年前7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3.63万亿元

    2015/08/11 今年前7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3.63万亿元人民币1,比去年同期(下同)降低7.3%。其中,出口7.75万亿元,微降0.9%;进口5.88万亿元,降低14.6%;贸易顺差1.87万亿元,扩大1倍。 7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12万亿元,降低8.8%。其中,出口1.19万亿元,降低8.9%;进口9302亿元,降低8.6%;贸易顺差2630亿元,收窄10%(下图)。 前7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首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般贸易出口增长,进出口比例有所提升。前7个月,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7.53万亿元,降低6.8%,占我外贸总值的55.3%,较去年同期上升0.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4.22万亿元,增长3.9%,占出口总值的54.4%;进口3.31万亿元,降低17.7%,占进口总值的56.4%;一般贸易项下顺差9014.7亿元,去年同期仅为300.1亿元。 同期,我国加工贸易进出口4.21万亿元,降低9.3%,占我外贸总值的30.9%,比去年同期回落0.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2.68万亿元,降低8.6%,占出口总值的34.6%;进口1.53万亿元,降低10.3%,占进口总值的25.9%;加工贸易项下顺差1.15万亿元,收窄6.3%。此外,我国以海关特别监管方式进出口1.46万亿元,降低8.8%,占我外贸总值的10.7%。其中出口5267.3亿元,降低4.7%,占出口总值的6.8%;进口9323亿元,降低10.9%,占进口总值的15.8%。 对美国、东盟出口保持增长,对欧盟、日本出口降低;自首要贸易伙伴进口均降低。前7个月,欧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总值1.98万亿元,降低7.6%,占我外贸总值的14.5%。其中,我对欧盟出口1.22万亿元,降低4.4%;自欧盟进口7573.2亿元,降低12.4%;对欧贸易顺差4607亿元,扩大12.5%。美国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1.92万亿元,增长2.7%,占我外贸总值的14.1%。其中,我对美国出口1.4万亿元,增长7.2%;自美国进口5269亿元,降低7.5%;对美贸易顺差8704.8亿元,扩大18.6%。 前7个月,东盟为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62万亿元,增长1.3%,占我外贸总值的11.9%。其中,我对东盟出口9680亿元,增长7.9%;自东盟进口6546.2亿元,降低7.2%;对东盟贸易顺差3133.8亿元,扩大63.5%。日本为我国第五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值为9767亿元,降低11.1%,占我外贸总值的7.2%。其中,对日本出口4710.6亿元,降低11.1%;自日本进口5056.4亿元,降低11.1%;对日贸易逆差345.8亿元,收窄11.1%。 前7个月,内港贸易总值为1.06万亿元,降低10.3%,占内地外贸总值的7.8%。其中,对港出口1.03万亿元,降低10.2%;自港进口338.7亿元,降低13.5%;对港贸易顺差9932.2亿元,收窄10.1% 民营企业进出口比例提升,出口增长。前7个月,民营企业进出口4.93万亿元,降低1.7%,占我外贸总值的36.2%,较去年同期提升2.1个百分点。其中,出口3.46万亿元,增长4.6%,占出口总值的44.6%;进口1.47万亿元,降低13.8%,占进口总值的25%。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6.37万亿元,降低5.6%,占我外贸总值的46.7%。其中,出口3.45万亿元,降低4.9%,占出口总值的44.4%;进口2.92万亿元,降低6.5%,占进口总值的49.7%。 此外,国有企业进出口2.33万亿元,降低13.2%,占我外贸总值的17.1%。其中,出口8480.2亿元,降低4.4%,占出口总值的10.9%;进口1.49万亿元,降低17.6%,占进口总值的25.3%。 广东、江苏等首要省市进出口波动不大,广东、浙江、河南等地出口增长。   前7个月,广东进出口总值继续位列全国第一,为3.39万亿元,降低1.8%,占进出口总值的24.9%。同期,江苏、上海和浙江进出口总值分别为1.91万亿、1.56万亿和1.2万亿元,分别降低4.8%、3.6%和3.3%。此外,北京(含中央在京单位)进出口总值为1.15万亿元,降低24%;山东为8295.5亿元,降低16.6%;福建为5928.4亿元,降低2.8%。上述7省市进出口值合计占我进出口总值的78%,比去年同期提升0.3个百分点。 从出口方面来看,前7个月,广东出口2.12万亿元,增长3.3%。江苏出口1.17万亿元,降低2.8%;浙江9443.4亿元,增长0.4%;上海6785.2亿元,降低6.7%;山东4820亿元,降低2.2%;福建3906.5亿元,增长0.9%;北京1828.4亿元,降低16.7%。同期,河南出口增长17.6%。 机电产品出口增长,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有所降低。前7个月,我国机电产品出口4.44万亿元,增长1.2%,占出口总值的57.2%。其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1.94万亿元,增长4.1%;机械设备1.29万亿元,降低6.6%。同期,服装出口5709.9亿元,降低6.4%;纺织品3825.5亿元,降低1.7%;鞋类1901.7亿元,降低1.9%;家具1883.7亿元,增长7.6%;塑料制品1293.3亿元,增长2.3%;箱包998.9亿元,增长8%;玩具465亿元,增长11%;上述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1.61万亿元,降低1.3%,占出口总值的20.7%。此外,肥料出口1957.3万吨,增加54.7%;钢材6213.2万吨,增加26.6%;汽车44.5万辆,减少13.6%。 原油、粮食、成品油等首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铁矿砂、煤进口量减少,首要进口商品价格普遍下跌。前7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砂5.39亿吨,微降0.1%,进口均价为每吨389元,下跌43.8%;原油1.94亿吨,增加10.4%,进口均价为每吨2627.9元,下跌45.3%;煤1.21亿吨,减少33.7%,进口均价为每吨387.8元,下跌20.1%;成品油1817.3万吨,增加6%,进口均价为每吨3112.2元,下跌37.3%;初级形状的塑料1529.6万吨,增加2.3%,进口均价为每吨1.08万元,下跌13.5%;钢材769.9万吨,减少9.1%,进口均价为每吨7142.4元,下跌6.9%;未锻轧铜及铜材259.3万吨,减少9.5%,进口均价为每吨3.96万元,下跌13%。   此外,进口粮食7256.8万吨,增加22.4%;其中大豆4465.6万吨,增加7.1%,进口均价为每吨2719元,下跌25%。机电产品进口2.77万亿元,降低5%;其中汽车63万辆,减少23.9%。 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持续下滑。7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4.1,较6月回落0.7,连续5个月下滑,表明今年第三季度我国出口压力仍然较大。其中,根据网络问卷调查数据指出,当月,新增出口订单指数回落0.4至35.8,但出口经理人指数和出口经理人信心指数分别为36.6、42.3,均较上月微幅上升0.1。
  • 中国股市暴跌:不是危机却是预警

    2015/07/26 在全球大多数经济体里,股指在短短三周里下跌30%无疑都会被视为是一场危机,当然,近期中国股市暴跌(从高点下跌32%)也在中国国内激起了极大担忧。 实际上,我获悉中南海(相当于美国白宫)的当家人在股市暴跌后那个周末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地研究救市策略。然而,归根结底,这并不是一场真正的“危机”,而是一次激起恐慌、具有启示意义的消防演习。中国股市在短期内企稳的可能性非常大。 与2008年秋季华尔街的交易混乱时期和1997年泰国的金融恐慌相较,本次中国股市下跌30%算不上一场真正的危机。为什么呢?首先,与美国和泰国相较,中国股市与国内整体金融体系的联系要弱得多——此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的仍然是商业银行。 中国股市 与实体经济的联系也并不紧密。在今年头5个月,尽管新股发行密集,但股市融资总额大约只相当于通过债券市场和银行贷款筹集的资金总额的4%。至于对私人消 费的影响(私人消费占到中国GDP的45%,美国的这一比例是70%),这次股市下跌只相当于蒸发了家庭财富的3%-5%——这还是比较高的估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