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 西非 > 尼日利亚 > 尼经济将在年底前脱离衰退

尼日利亚: 尼经济将在年底前脱离衰退

2017/07/25

尼央行行长在周日发表演讲,谈到在联邦政府和央行的大力干预下,尼经济将在2017年底前摆脱衰退。

他谈到,如果都像尼日利亚这样依赖进口,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能够承受这种压力,一旦国家经济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满足这种进口需求,国民就会感觉到各种负面的影响。他还谈到,2017年1月份尼CPI是18.8%,现在已经降至了16.24%,虽然1季度的GDP增长同比是-0.52%,但环比已经上升了1.2%。如果2季度再出现1.2%的增长,经济就拜托了衰退。

他谈到,随着联邦政府在农业领域的努力,包含支持当地农民和私营部门改良投资力度等,相信食品价格不仅很快就会出现降低,甚至更多的惊喜。他承诺尼日利亚上世纪6-70年代只重视石油,而放弃农业,使此国家失去了成为一个伟大经济体的机会,那时候尼日利亚的以其棕榈油、可可和花生闻名。但是随着石油的发现,尼日利亚放弃了这一切。他最后强调,是进口导致的尼日利亚经济衰退,我们为什么要从南非进口苹果、黄瓜和鸡蛋,从赞比亚进口牛肉。

相关文章
  • 联邦政府支付政府机构600亿奈拉的电力欠款

    2017/11/17 尼日利亚电力、工程和住房部部长法肖拉昨天表示,联邦政府已经支付600亿奈拉的政府机构电力欠款,欠款总额为700亿。他在周三的一个研讨会上谈到:“你们可以看到,欠款已经几乎偿还完毕。尼日利亚电力监管委员会(NERC)副主席所强调的所有规定都是政府对电力部门的复苏计划的承诺中的一部分。” 该部长还表示,他们已经开始就塔拉巴尔州的蒙贝拉水电站项目融资事宜与中国进出口银行进行谈判。上周五,他与此项意图三个中国承包商签署了2万亿奈拉的合同,承包商表示此项目需要6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政府表示,中国进出口银行将提供85%的项目融资,而尼日利亚政府则需要筹集剩余15%的资金。他表示,这笔贷款的谈判现在将由财政部部长与中国进出口银行执行。他还解释说,一旦谈判完成,就会征求他的意见,然后政府就将批准此项目开工。
  • 尼日利亚农业部长称尼有足够的粮食库存

    2017/11/14 尼农业和农村发展部长奥杜·奥格贝(Audu Ogbeh)周日在卡齐纳州召开的一个农业发展论坛上表示,尼联邦政府通过粮食安全计划,已经储备了充足的粮食库存,以解决一些地方2018年可能出现的短缺问题。他同时呼吁农民保护环境,减少森林砍伐,减轻荒漠化及其他气候问题对农业的影响。 他表示,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沙漠侵蚀的速度约为每年12英里,“这方面的影响现在已随处可见,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一问题”。
  • 尼日利亚互联网产业潜力与挑战并存

    2017/11/10 尼通信委员会(NCC)常务副主席Umar Danbatta近期参加活动时表示,尼现有互联网用户约9000万人,排名非洲第一、全球第十。但尚有53%的人口无法使用互联网服务,其中约4000万人连最基本的电信服务也没有。 他谈到,信息通信业是现代经济和社会转型的重要途径,也有助于催生新业态,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缩小城乡差距和社会阶层藩篱。今年一季度尼电信业产出为1.452万亿奈拉,对GDP贡献率为9.16%,同比改良0.3个百分点。但是现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通信基础设施的严峻不足。他呼吁联邦政府给予信息通信业更大资金支持,推动基站、骨干网、校园网和农村宽带的建设。
  • 尼国内外资流入环比增长95%,达到17亿美元

    2017/08/24 尼国家统计局周二发布的《境外对尼投资公告》指出,相较于第一季度的8.841亿美元,今年第二季度外资流入总额达17.9亿美元,环比增长95.02%。导致第二季度外资流入大幅增加的首要因由是证券投资在第二季度猛增了146.7%。     该公告具体情况是证券投资达到7.7亿美元,占总额的43%;外国直接投资(FDI)达到2.744亿美元,比上一季度增长29.8%,占总额的15.3%;其他投资达到7.475亿美元,增长了95.02%,占总额的41.7%。     由于拉各斯是尼最大商业和金融中心,也是尼日利亚股票交易所所在地,因而,大部分资金都流入了拉各斯。
  • 7月尼日利亚国债认购金额降至4亿奈拉

    2017/08/22 尽管联邦政府在今年3月份就开始发行国债,但投资者认购积极性不断降低。认购金额从3月的20.7亿奈拉降低到7月的4亿奈拉,截至7月,累计国债认购51.5亿奈拉。认购人数也从3月2575人降至7月的779人。关于此现象的一份调查公告谈到,国债票面利率不断升高是降低投资者积极性的关键因素。     两年期国债票面利率由3月的13.1%升至7月的13.39%,8月份票面利率最终达到13.535%。三年期国债票面利率由3月的13.79%升至7月的14.39%,8月份票面利率最终达到14.535%。在票面利率不断升高背景下,购买国债越晚,利率越高,意味着赚取的利息越多。因而,人们往往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持币待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