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 北非 > 埃及 > 埃及大选没有小人物

埃及: 埃及大选没有小人物

2014/05/26

虽然埃及大选将会在本周末即5月26-27号召开,但是埃及大选的“海外部分”已经在15日前开始。埃及在海外有大约800万侨民,所以这部分的投票将会在海外各个埃及使领馆中先期展开。不过海外的埃及侨民对待此次大选好像热情度并不是太高,截止16日,仅仅有约10万名侨民前往投票,绝大部分的侨民依旧在观望之中。

其实海外侨民的冷淡态度,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了不少学者的评估,即这次选举将会成为埃及前国防部长赛西的“个人秀”。不久前的3月26日,塞西正式公布将参加总统选举,并为此辞去国防部长、武装部队总参谋长两项职务,从军队中退役。更早一些,今年1月28日,他被授予埃及元帅军衔,这被认为是他有意参选、军方也支持他参选的先兆。

赛西本人将参选的理由归纳为“人民的要求”和“埃及艰巨形势的需要”,表示自己将“担负责任,为国家以后而奋斗”,并“努力让人民摆脱恐怖主义威胁”;他的支持者欢呼称,塞西的参选“众望所归”。而他的反对者——或确切说,是他所镇压的穆兄会支持者——则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上上传讽刺视频,称他为“推翻合法政权的政变者”,一些示威者甚至索性称他为“穆巴拉克第二”。

与热喧闹闹的赛西相较,另一位候选人萨巴西便显得无人问津。根据埃及选举法,要想参选总统必须要满足三个硬性条件:在15个省份收集至少2.5万名合法选民的签名支持;提供政府指定医疗机构出具的体检公告;支付2万埃镑(约合2900美元)的强制保险金。除了体检和交钱之外,签字数量将很大程度上反映参选人的实力对比。赛西获得了约十九万选民的签字,而与之相较,萨巴西则只有寥寥的3.2万。虽然萨巴西也满足了数量的条件,但是此差距还是显的有点巨大。

与赛西的“军旅背景”相较,萨巴西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政治人物。萨巴希今年60岁,出生于埃及北部的谢赫村省,毕业于开罗大学大众传媒专业,是埃及国内著名的左派人士。萨巴西在1996年创建尊严党,并在2000年和2005年两次当选人民议会议员。他是纳赛尔主义左派人士、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时期的首要反对派联盟“全国挽救阵线”领导人之一,曾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获得仅次于穆尔西和莎菲克的第三高得票率。要知道穆尔西和莎菲克也只不过当时获得了约25%左右的选票,所以萨巴西埃及国内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巴西出身平民,他的父亲是当地的一个普通农民,而这种平民出身也让萨巴西心系民众,政治主张往往都是希翼改变基层百姓的疾苦现实。萨巴西年轻时候深受纳赛尔主义的影响,成为了一名纳赛尔主义者。也正是因为这般,在随后的数十年时间里,萨巴西一直都以平民、改革来定义自己。

巴西埃及国内是有名的“刺儿头”,一直以不畏强权而著称。萨巴西出名是在1977年,当时的埃及总统萨达特在一次电视直播的访谈中,向埃及民众就国家大政方针“答疑解惑”。年轻的萨巴西挺身而出,直面批评萨达特治国失败,认为萨达特同以色列的和平谈判是对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世界的背叛。这般大胆的提问,让年轻的萨巴西一下子全国闻名。

在随后穆巴拉克当政的数十年间,萨巴西先后建立了多个纳赛尔主义的政党和社团,但是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刺头儿”本质,让萨巴西先后17次被抓入狱。从萨达特到穆巴拉克,再到穆尔西和现在的赛西,萨巴西一直都是一个当局厌恶的“左派”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勇敢的和政治主流作对,为坚持真理而绝不屈服,萨巴西埃及民众心中的形象不可低估。

巴西在此次竞选中,同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在内政方面,萨巴西的立场可以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要求继续推动埃及的民主改革,用萨巴西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要继续动用包含政治力量在内的一切力量,将革命(此处代指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之后的“革命”)推动下去;另一方面,萨巴西提出将会限制总统权力,防止穆巴拉克式的政治强人重新回归埃及政坛。萨巴西自己就曾明确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会限制总统权力,防止专制出现。萨巴西还表示将会“修改宪法,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基于自由、信仰、言论自由的民主政体。”

在对外政策上,一方面萨巴西表示,萨达特和穆巴拉克的外交政策是“完全的失败”,因为他们促使埃及“放弃了阿拉伯世界的中心地位”;另一方面,萨巴西强调如果当选将会促使埃及土耳其伊朗的“联合”,以此制止美国以色列对于埃及“内政的干涉”。因而萨巴西上台之后,将极有可能改变埃及现在的整个政治和外交格局,给埃及社会来个全面的“大换血”。

巴西的立场决定了他会受到埃及民众中不少人的支持,尤其是不少埃及年轻人和学生,对于萨巴西十分支持;不过萨巴西的“革命”“改革”也定然会遭到社会主流精英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对,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埃及,也似乎经受不起萨巴西这样的“再折腾”。

巴西作为同赛西同台竞技的领导人,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摆设”,而是有着自己的政治理念还有国内支持者的注明政治人物。萨巴西在即将到来的埃及大选中,虽然获胜的机会很小,但是他所代表的埃及左派阵营还有“继续革命”的社会力量,还是会让世人眼前一亮。

相关文章
  • 埃及2017年第3季度失业率为11.9%

    2017/11/17 埃中央管公共动员与统计局(CAPMAS)公告称,2017年第3季度埃及失业率为11.9%(351.3万人),低于第2季度(11.98%)和2016年同期(12.6%)水准。公告称,2017年第3季度末埃劳动力人数达到2947.2万人,比第2季度末增加1%(28.9万人),比2016年同期增加2.3%(65.2万人)。 公告称,2017年第3季度男性失业率为8.2%,低于第2季度(8.22%)和2016年同期(8.7%)水准;女性失业率为24.4%,略低于第2季度(24.68%)和2016年同期(25.9%)水准;城市失业率为13.6%,农村为10.6%;15-29岁年龄段青年人失业人口占总失业人口的79.5%;拥有中级或中级以上学历(含大学或以上学历)失业人口占总失业人口92.9%。 公告称,2017年第3季度末总就业人口为2595.9万人,比第2季度末增加1.1%(27.2万人),比2016年同期增加77.9万人(3.1%);女性就业者达511.5万人,比第2季度末增加1.9%(9.3万人),比2016年同期增加21.6万人(4.4%)。农业和渔业总就业人口为555.8万人,占劳动力总数的21.4%;批发零售业就业人口为349.7万人(占13.5%);建设行业就业人口为346.3万人(占13.3%);生产加工业就业人口325.4万人(占12.5%);交通和仓储行业就业人口为207.1万人(占8%)。
  • 2017年前3季度埃房地产业增速为10.8%

    2017/11/16 埃住房和公共设施部长穆斯塔法·马德布里称,房地产行业是2017年埃增长最快的行业,前3季度增速达10.8%,房地产投资占2017年埃总投资的18.5%。埃房地产业现时受高利率影响较大,埃住房和公共设施部正与埃央行和财政部协商解决这一问题。牛津商业集团公告称,埃房地产业将会依旧保持良好发展势头。 埃投资与国际合作部长萨哈尔·纳斯尔称,2017年上半年埃按揭贷款合同金额达9.56亿埃镑,比2016年同期(5.40亿埃镑)增长77%。公司提供按揭贷款资产达35亿埃镑,比2016年同期增长27%。埃新《投资法》对房地产业和建设部门给与积极支持。
  • 2017年9月埃市场手机销量环比增长30%

    2017/11/16 德国市场研究机构GfK的统计称,2017年9月埃市场手机销量为170万部,比8月份(130万部)增长30%(40万部),总销售收入达30亿埃镑,其中智能手机销售收入占95%(占总销量的70%)。韩国三星手机占埃市场份额的43%(8月份为41%)。 GfK统计称,9月份埃市场电视销量为10万台,三星电视占市场份额的35%。2016年在埃及的三星电子厂家出口电视机160万部,价值5亿美元,三星集团在埃投资达2.7亿美元。
  • 埃及在标普最新评级中保持B-,经济前景展望为正面

    2017/11/13 主权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公司(S&P)在11月10日将埃经济前景展望由稳定调至正面,长短期内外币信用等级仍然保持在B-。公告认为,埃财政和外部赤字、高额公共债务还有低收入水准是标普维持对埃B-评级的首要因素,如果埃支持投资和增长还有降低通货膨胀的结构性改革继续进行下去,埃信用评级有望在明年得以提升。 标普公告称,埃实行波动汇率扭转了外汇短缺状况,增加了生产和旅游业的竞争力,并最终增加了外汇储备。但波动汇率还有削弱补贴和征收增值税(VAT)等改革举措刺激通货膨胀率的上升。 标普公告认为,在以后几年埃通货膨胀率将逐步降低,进一步推动经济和财政改革将会增加商业信心和促进外来投资的可持续增长。 标普公告称,2017财年埃债务水准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3%,经济增长率估计为4.2%。受外国直接投资(FDI)增加、侨汇收入增长还有天然气产量增加后带来的能源赤字持续降低等因素影响,2018-2020三个财年埃及经济平均增长率将为4.4%,高出此前估计水准(3.8%)。 标普公告肯定了埃实施新天然气法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认为该法将会增加能源部门的竞争力。天然气市场的自由化还有埃积极清偿对外国石油公司欠债将会鼓励更多投资进入油气勘探和生产领域,缓解燃料短缺压力。 标普估计,埃政局将会继续保持稳定,在2018年大选进行之前不会出现大的动荡和政治变化。但埃社会政治环境依旧脆弱,生活成本增加导致的社会不悦情绪对继续实施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计划构成较大危及。埃安全局势不容乐观,潜在的恐怖袭击事件是制约旅游业复苏和投资者投资信心的重要因素。 标普认为埃及财政依旧将呈渐进性紧缩发展态势,估计到2020年,埃政府总体财政赤字将降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2%。受私人消费水准降低及政府高债务包袱影响,埃及央行(CBE)将会在2018年初略微下调其政策性利率。
  • 2017年8月中国对埃及出口下降17.38%,进口增长32.78%

    2017/10/17 2017年1-8月,中国与埃及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69.9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同)降低11.47%。其中,中国对埃及出口61.39亿美元,降低19.71%。中国自埃及进口8.59亿美元,增长232.52%。中国与埃及的贸易顺差52.80亿美元,降低28.53%。 8月当月,中国与埃及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9.0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13.87%。其中中国对埃及出口8.03亿美元,降低17.38%。中国自埃及进口9696万美元,增长32.78%。 截至8月,埃及是中国第52大贸易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