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 西欧 > > 《SAFT专栏》无论英国软退、硬退还是没有协议就退欧 都难全身而退

瑞士: 《SAFT专栏》无论英国软退、硬退还是没有协议就退欧 都难全身而退

2017/07/22

正如可能从来不存在“软退欧”(soft Brexit)同样,特雷莎·梅的联合政府将有机会证明也不存在“好退欧”(good Brexit),至少作为一个经济命题是这样。

作为首相的保守党领袖特雷莎·梅搞砸了这次大选,当时她要求提前选举时民调还指出她的支持率领先至少20个点。她现时将试图与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DUP)组建联一个“确定性“的联合政府。

特雷莎·梅在投票前声称“没有协议也好于糟糕协议”,现在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地位变得更加脆弱,容易失去领导权或被迫再次召开大选。而在此之际,关于英国退欧条款的谈判将于6月19日开始。

“无协议”退欧可能会是一场灾难,在这种情形下,许多英国出口到欧洲的商品将面临10-14%的关税,有可能把英国经济推向衰退。

现在很多人寄望于特雷莎·梅的失利令“留欧派”保守党更有力量,或者说,使得把硬脱欧写入竞选宣言的保守党退回至偏“软”立场,保留英国经济在欧盟的权利和特权。

这届政府实实在在可以承诺的“确定性”,恐怕只是两年后英国经济、工业和竞争水准会比现在差。对于特雷莎·梅是更弱还是更强,可能带来更好或更差退欧协议的观点,压根就是错的,更糟糕的是,误导了英国的动力所在。

问题一如既往,还是话里话外英格兰为中心的倾向。英国投票脱欧,就意味着不再坐驾驶座,不再是主演,几十年一贯以这种主角自居的英国现在要碰壁了。

套用市场的说法,英国在脱欧谈判中不是定价人,而是受价者。无法去设定价格;定价的特权和权利在团结一致、握着有多数牌的欧盟谈判伙伴手中。就脱欧而言,英国首要的权力是有权传递收到的报价,相关决定会伴有一些特别不愉快的后果。

“这并没有让退欧谈判变得更加容易,”Léon Cornelissen的首席经济学家Robeco在客户公告中谈到。

“在出现悬峙议会的情况下,很难看到他们将如何首先就欧盟要求的高达1,000亿英镑的分手费达成一致。现在最可能的情形是保守党和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结盟,但这将占据不太管用的极其微弱多数。因而政府可能会瓦解,或许会在10月召开新大选。”

**你希翼看到退欧导致衰退吗,先生?**

若采用所谓的挪威式协议,英国仍可进入欧洲经济区(EEA),其金融服务业仍能获得在欧洲的通行证,这听起来具有吸引力,但几乎肯定是个白日梦,此设想已遭到德国政界人士的明确反对。这种模式也意味着英国继续向欧盟承诺商品、服务、劳工和资本四大项的自由流动。

“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除非新议会否决公投结果,逆转退欧进程。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High Frequency Economics的Carl Weinberg在客户公告中写道。

“因而英国的出口商在对欧盟出口时将处于不利地位,伦敦金融城将失去核心业务。”

当然只有在长期且具有破坏性的磋商后,而且很可能在政府进一步调整后,这才会发生。对英国投资被推迟或发生转向的可能性很高。

而现时的信号对于英国经济来说已不完全是好的。英国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GDP)较前季成长0.2%,为欧洲最低水准。周五发布的数据指出,建设业产出较上年同期减少0.6%,处于衰退之中,很可能要归咎于海外资本流入放缓。

6月5日当周英国零售业联盟(BRC)和Barclaycard发布的两项消费者支出调查均指出,消费者支出成长已几乎停滞。BRC数据指出,5月同店零售销售较上年同期降低0.4%。另一方面市场对新车的需求减少8.5%。

所有这一切并不令人意外,生活水准受到冲击,其陷于薪资成长迟滞及物价上涨的窘境中,这部分要归因于英镑汇率下跌。

退欧,从概念到执行,一直都是严峻的误判。

相关文章
  • 瑞士金融科技将提高国家金融中心的质量

    2017/08/30 瑞士联邦委员会发布了一项关于金融技术的说明。瑞士联邦委员会认为,动态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能够明显提升瑞士金融中心的质量,并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将改良瑞士金融中心在全球的竞争力。 2017年7月5日,一项关于放松对金融科技创新企业的监管举措的法律在瑞士生效,该法律旨在减少企业进入金融科技领域的市场壁垒。 联邦委员会称还将紧密重视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并综合该领域的发展需求灵便地进行监管体系的必要调整。联邦委员兼财政部长乌力•毛雷尔正致力于提升瑞士金融科技发展的意识和环境。他计划访问位于苏黎世和楚格州的金融科技企业,了解现时的科技重视点、危及、机遇和挑战。
  • 瑞士第三产业企业数量继续增加

    2017/08/28 瑞士2015年登记企业数达59.7万个,较上年增加了3578个(+0.6%)。全职工作的就业人数同比增加0.5%,共400万人左右。企业和就业人数的增加首要出现在第三产业。 第三产业占四分之三。企业的产业分布上,第一产业(农业、林业、渔业)的企业数为5.5万个,占9.2%;第二产业(工业、艺术、手工业)的企业有9.1万个,占15.3%,其余75.5%的企业均为第三产业(服务业),达45.1万个。与上年相较,第一、第二产业的企业数继续降低,第三产业的企业数量持续增长。 首要为中小企业。企业规模上,约三分之二的企业员工最多2人;员工数在3-49名的企业占34.1%,只有1.7%的企业员工数量在50-249名,而250名以上员工的企业只有1800个左右,占0.3%。就业人口分布。瑞士企业总就业人口达507万,其中54.8%为男性,45.2%为女性。地区上看,就业人口排名前三的是中部地区(21%),苏黎世地区(19.8%),日内瓦湖区(18.7%)。联邦州中,苏黎世州就业人口最多,是唯一超过百万就业人口的州,其次是伯尔尼州和沃州。上瓦尔登州、乌里州还有内阿彭策尔州就业人口排名后三位。 总就业人数与全职就业人数比例指出,瑞士非全职工作的就业人口相对较多。  
  • 瑞士第2季度就业人数增长1.3%

    2017/08/21 2017年第2季度瑞士就业人数同比增长1.3%,失业降低0.2%。 2017年2季度无论是瑞士、欧盟和欧洲地区失业率均有所降低,其中瑞士失业率从4.6%降至4.4%,欧盟从8.6%降至7.6%,欧元区从10%降至9%。 据统计,瑞士男性就业率增长幅度最大,增长1.8%;女性只增长0.6%。但遵守全日制工时考虑,男性就业增长率为1.9%,女性为1.2%,基本平衡。 在170万半天工作的人群中,有35万人希翼增加工作时间。就业不足率为7.2%,与2016年同期相较降低。
  • 瑞士7月份失业率继续保持3%

    2017/08/09 瑞士2017年7月份在地区就业服务中心(RAV)登记的失业人口为13万3926人,比上月小幅增加323人,失业率继续维持6月份的3%的水准。与去年同期相较减少5384人,降幅为3.9%。 7月份15-24岁年轻人失业人数为15663人,环比增加11%,与去年同期相较减少了1444人,同比降低了8.4%。50岁以上失业人口比上月减少1.3%,为35755人,比去年同期减少0.9%。 7月份注册求职者为195223人,较上月减少了1673人,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124人,同比降低了2.1%。在地区就业服务中心登记的新就业的职位小幅降低至12206个。
  • 瑞士发现荷兰“毒鸡蛋”

    2017/08/08 瑞士进口商确认,在从荷兰进口的鸡蛋中发现杀虫剂芬普尼成分,这些鸡蛋来自荷兰七家企业,并已进入瑞士流通环节。经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检疫局及各州执法机关调查,现时发现的芬普尼剂量尚不会对消费者健康造成损害。涉案鸡蛋已经下架。 瑞士2014年起禁止在农业中使用芬普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