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 > 西欧 > > 《SAFT专栏》无论英国软退、硬退还是没有协议就退欧 都难全身而退

瑞士: 《SAFT专栏》无论英国软退、硬退还是没有协议就退欧 都难全身而退

2017/07/22

正如可能从来不存在“软退欧”(soft Brexit)同样,特雷莎·梅的联合政府将有机会证明也不存在“好退欧”(good Brexit),至少作为一个经济命题是这样。

作为首相的保守党领袖特雷莎·梅搞砸了这次大选,当时她要求提前选举时民调还指出她的支持率领先至少20个点。她现时将试图与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DUP)组建联一个“确定性“的联合政府。

特雷莎·梅在投票前声称“没有协议也好于糟糕协议”,现在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地位变得更加脆弱,容易失去领导权或被迫再次召开大选。而在此之际,关于英国退欧条款的谈判将于6月19日开始。

“无协议”退欧可能会是一场灾难,在这种情形下,许多英国出口到欧洲的商品将面临10-14%的关税,有可能把英国经济推向衰退。

现在很多人寄望于特雷莎·梅的失利令“留欧派”保守党更有力量,或者说,使得把硬脱欧写入竞选宣言的保守党退回至偏“软”立场,保留英国经济在欧盟的权利和特权。

这届政府实实在在可以承诺的“确定性”,恐怕只是两年后英国经济、工业和竞争水准会比现在差。对于特雷莎·梅是更弱还是更强,可能带来更好或更差退欧协议的观点,压根就是错的,更糟糕的是,误导了英国的动力所在。

问题一如既往,还是话里话外英格兰为中心的倾向。英国投票脱欧,就意味着不再坐驾驶座,不再是主演,几十年一贯以这种主角自居的英国现在要碰壁了。

套用市场的说法,英国在脱欧谈判中不是定价人,而是受价者。无法去设定价格;定价的特权和权利在团结一致、握着有多数牌的欧盟谈判伙伴手中。就脱欧而言,英国首要的权力是有权传递收到的报价,相关决定会伴有一些特别不愉快的后果。

“这并没有让退欧谈判变得更加容易,”Léon Cornelissen的首席经济学家Robeco在客户公告中谈到。

“在出现悬峙议会的情况下,很难看到他们将如何首先就欧盟要求的高达1,000亿英镑的分手费达成一致。现在最可能的情形是保守党和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结盟,但这将占据不太管用的极其微弱多数。因而政府可能会瓦解,或许会在10月召开新大选。”

**你希翼看到退欧导致衰退吗,先生?**

若采用所谓的挪威式协议,英国仍可进入欧洲经济区(EEA),其金融服务业仍能获得在欧洲的通行证,这听起来具有吸引力,但几乎肯定是个白日梦,此设想已遭到德国政界人士的明确反对。这种模式也意味着英国继续向欧盟承诺商品、服务、劳工和资本四大项的自由流动。

“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除非新议会否决公投结果,逆转退欧进程。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High Frequency Economics的Carl Weinberg在客户公告中写道。

“因而英国的出口商在对欧盟出口时将处于不利地位,伦敦金融城将失去核心业务。”

当然只有在长期且具有破坏性的磋商后,而且很可能在政府进一步调整后,这才会发生。对英国投资被推迟或发生转向的可能性很高。

而现时的信号对于英国经济来说已不完全是好的。英国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GDP)较前季成长0.2%,为欧洲最低水准。周五发布的数据指出,建设业产出较上年同期减少0.6%,处于衰退之中,很可能要归咎于海外资本流入放缓。

6月5日当周英国零售业联盟(BRC)和Barclaycard发布的两项消费者支出调查均指出,消费者支出成长已几乎停滞。BRC数据指出,5月同店零售销售较上年同期降低0.4%。另一方面市场对新车的需求减少8.5%。

所有这一切并不令人意外,生活水准受到冲击,其陷于薪资成长迟滞及物价上涨的窘境中,这部分要归因于英镑汇率下跌。

退欧,从概念到执行,一直都是严峻的误判。

相关文章
  • 瑞士第三季度就业人数同比增长1%

    2017/11/17 2017年第三季度,瑞士就业人数同比增长1%,其中男性就业人数增幅较大。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对失业率的定义,第三季度瑞士失业率为5%,同比降低0.1个百分点。 到9月底,就业人数超过了500万人(准确的是500.17万人),男性就业人数上升1.6%,女性上升0.1%。 按国籍计算,外籍员工人数增加3%,瑞士本地人数保持稳定。在持有居留许可的人中,外籍人员就业人数增幅较大,其中持瑞士12个月以上许可证B或L增长3.9%,其次是持有短期许可证(瑞士少于12个月的许可证L)增长3.7%。 3季度,瑞士失业率为5%,其中青年失业率从11.2%降低到10.5%。同期,欧盟15-24岁的失业率从8.2%降低到7.3%,欧元区从9.6%降低到8.7%。 25岁至49岁之间失业率从4.7%上升到4.8%,而50岁到64岁之间,失业率从3.7%降低到3.5%。男性失业人数从4.9%降低到4.6%,而女性从5.3%略微上升到5.4%。 外籍人员的失业率从8.6%降低到8.1%,本国人员失业率从3.9%降低至3.8%。 据国际劳工组织的失业率,欧盟国家3季度失业率为6.1%,其他国家为13.1%。
  • 过去十年,瑞士农业领域使用抗生素减少一半

    2017/11/16 士农业经营者联盟称过去十年,瑞士农业领域抗生素使用减少了一半。尽管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但他们本周一呼吁在人类医药领域需要做同样的努力。 在一篇瑞士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庆祝“世界认识抗生素周”的新闻报道中,瑞士农业经营者联盟提到,自2008年以来,在治疗牲畜过程中抗生素药品的使用量已经减少45%。 该联盟称,这其中有很多因素:一是最新规定禁止对牲畜使用关键抗生素药物,包含不得用于预防性治疗或用于未经兽医诊断的治疗。 至于家禽和蛋类,该联盟称,瑞士使用抗生素比大部分其他国家都少,因为瑞士全境对卫生保健举措都有严格规定。 然而,奶产品生产者也通过优先选择补充药物或选择性饲养来降低抗生素使用,这有助于防止耐药性发展,这也是人和动物现时都面临的问题。 瑞士农民联盟谈到,减少抗生素数量本身并不足以解决耐药性发展的问题,上周,联邦公共卫生局也强调了此观点。 联邦公共卫生局呼吁农民重新思考工业化的养殖条件,因为大量动物养在一起会导致一种致命的耐甲氧苯青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 11月13-20日是“世界抗生素认识周”,是瑞士及其他国家官方提醒人类抗生素耐药性增长的活动。 瑞士官员在上周的媒体会议上提到,瑞士每年估计有数百人死于耐药性细菌。联邦公共卫生局提醒,尽管耐药性增长不能防止,但可以降低其发展速度,这就是为什么非得必要时才能开抗生素药处方。
  • 瑞士对欧洲移民吸引力下降

    2017/11/16 对于欧洲移民来说,瑞士似乎正日益失去往日的光环。与去年同期相较,今年一月到九月间,来自欧洲的移民数量降低了26%。 据瑞士公共电视台RTS报道,今年一月到九月间,共有7891名葡萄牙人来到瑞士,但是也有7912名因各种各样的因由离开。比如,他们认为瑞士物价太高、葡萄牙的阳光令人怀念,家乡的经济状况已经有所好转。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KOF经济研究院(KOF Economic Institute)的米歇尔•西根塔勒(Michael Siegenthaler)认为,移民数量降低首要是因为欧洲经济增速超过瑞士。他表示,“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那么2017年的移民数量将是十年以来最少的。”KOF经济学院还评估说,2017年瑞士国内生产总值(GDP)仅增长0.8%,但是到2018年增长将达到2.2%,经济增长会帮助此阿尔卑斯山国家吸引更多移民。 根据最新的数据,现时共有2,047,684名外国人在瑞士永久定居。2017年一月至九月间,来自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国家(EFTA)的外国人有67,039 名。
  • 瑞士奢侈表品牌宇舶今年销售额接近5亿瑞郎

    2017/11/07 瑞士奢靡表品牌宇舶今年销售额已近5亿瑞郎,此重要的销售节点是踏入钟表行业巨头行列的标志。宇舶表总裁Guadalupe在周六接受瑞士《时报》采访时表示,在宇舶表价格范围内,宇珀的销售量只低于百达翡丽、爱彼、万国表还有积家,位于第五。 宇舶表归属法国奢靡品牌LVMH集团,以公司现时的销售量,它已成为了钟表行业有一定分量的公司,位于瑞士尼永的宇舶总部有员工360人,此外全球还拥有220名员工。 Guadalupe两年前已表示,宇舶销售量已将近5亿瑞郎,且公司有销售量有望达6亿瑞郎。但2015年初瑞郎与欧元脱钩后导致的瑞郎升值使销售碰到困难。
  • 瑞士国家银行第三季度盈利创纪录

    2017/11/02 瑞士国家银行第三季度盈利325亿瑞郎,创造单季度的历史新高。获利的首要因由是瑞郎贬值、黄金和债券价格上涨还有股票市场保持繁荣。 瑞士国家银行表示,该行业绩与黄金、证券和资本市场情况紧密相关,因而会出现大幅波动。今年前两个季度,该行分别盈利79亿瑞郎和亏损67亿瑞郎。 另一方面,根据该行规定,2016至2020年每年最多只向公开市场配发20亿瑞郎的利润。因而,股东并不能因为利润增加而获得更多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