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 东亚 > 中国 > 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与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通电话中

中国: 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与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通电话中

2014/05/08

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与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通电话中,要求越方停止干扰中国企业在中国西沙群岛海域的作业,全面驳斥了越方有关错误言论,表明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定维护西沙群岛主权的严正立场。

  杨洁篪强调,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任何争议。中国企业在中国西沙群岛海域的作业完全是中国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范围内的事,任何人都无权干涉。越方对中国企业的正常活动进行干扰,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严重违背了双方关于维护海上稳定的共识和业已达成的有关协议,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并与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背道而驰,损害了中越关系改善和发展的良好势头。

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严正要求越方切实尊重中方的正当权益,立即停止有关干扰活动,纠正错误以实际行动维护两国关系大局。

  5月2日和4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先后召见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并同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胡春山通电话,就越方非法干扰中国企业在西沙群岛海域的作业提出严正交涉。中国外交部并照会越南外交部,重申中方严正立场,并驳回越方无理交涉。

相关文章
  • 印度超越中国必须先学习中国经验

    2015/01/25 2003年哈佛商学院的黄亚生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塔伦·卡纳在美国《外交政策》刊文称,印度最终会击败中国,因为中国经济依靠善变而不可靠的外国投资和技术驱动,而印度首要靠国内储蓄和创业精神驱动。很多专家也认为,民主的印度经济表现应好于集权的中国。 现时,中国经济增长似乎终于要减速,而印度可能要加速,黄亚生和卡纳的言论是否就要成真?世行最新评估2017年印度经济增长率(7%)将超过中国(6.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评估2016年印度经济增长率(6.6%)将超过中国(6.3%)。如果这些评估成真,印度将首次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首要经济体。世行和IMF认为印度经济增长加快是因为莫迪政府重新推动经济改革。 文章认为,印度要想击败中国,除推动改革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鉴于莫迪政府面临着将印度转型为制造业大国的艰巨挑战,评估印度将很快实现中国式经济增速是一个非常大的赌博。 即使印度经济增速真的超过中国,从经济学原理看也并不奇怪,因为根据边际递减效应,印度基数较低,增长速度本就应快于比他富的中国。此外,印度将击败中国的评估并没有反映出中国在已实现非常高的GDP的情况下仍保持快速增长、印度并没有实现他的增长潜力的事实。 文章谈到,印度要想击败中国,必须先使自己变得更像中国,这与黄和卡纳的论据正好相反。莫迪总理的确也正在这般尝试—集中精力建设一流的基础设施、推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大项目,这些均需要外国投资和技术。若能做到这一切并利用其年轻人居多的人口优势,印度就有可能击败中国。
  • 外媒:“中国世纪”尚未到来

    2015/01/2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发布的公告指出,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2014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最近也撰文称,“中国世纪”已经来临,美国应将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作为警钟。 文章称,在给中国加冕世界新领袖之前,必须考虑三个问题。首先,中国是否真正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对此,中国并不接受国际比较项目公告所称的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说法。这并非中国不愿意承担由此带来的责任和成本,中国对国际机构持积极态度且近几年参与度上升。实际情况是,按现行汇率计算,2014年中国经济总量为10.4万亿美元,仅为美国的58%,购买力平价计算方法的可信性和适用性成疑。此外,若按人均计算,中国与美国的差距更大。因而中国媒体称中国是“被第一”。真正了解中国的人知道,中国并不想要此虚幻的不可信的“世界第一”荣誉。购买力平价方式可能成为新闻头条,但不要把它太当回事。 其次,“中国世纪”是否真的来临,中美之间权力交接是否开始?文章认为,既然中国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何来所谓的“中国世纪”?即使有足够证据表明中国外交自信正在上升,特别是中国已将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扩展至遥远的非洲和南美洲,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世纪”。美国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并在大多数国际事务中保持卓越的领导力。根据权力转移理论,中国还没有达到与美国相匹配的实力,即罗纳德·塔曼所说的“成为潜在挑战者需拥有目标国80%以上的资源”。基于其巨大(但正老龄化)的人口总量、高经济增长率和经济规模,中国迟早将达到这一节点,但至少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权力转移尚未到来。 最后,中国最近的外交和军事行动是否意在挑战美国,中国真正在寻求什么样的国际地位?中国解析家会用另一方面一个问题来回答:美国如何看待和解决中国崛起。事实上,美国对中国的迅速崛起持矛盾态度且立场时常改变,而中国对美政策则比较坚定明确。对中美关系定位不同,导致两国对中国最近举动的意见相异。中国认为这些行为是正常的、必要的、被动的甚至有时是强制性的,而美国则觉得中国在故意惹恼美国,打算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 文章将中国比作人体,将国际规则比作衣服,人体需要衣服保护,但随着人体成长需要不断更换衣服。中国崛起需要有合适的国际环境和规则,但随着中国实力渐增,“衣服”不再合身时,就需要更换。中国融入国际体系是一个互动和互惠的过程,双方都需要适时调整。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需要霸权。中国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热别是相互尊重。这并不是一个模糊的说辞,而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 中国籍劳工人数在西班牙外籍劳工中排第三

    2015/01/24 2014年12月西班牙外国籍劳工总数达155.26万人,较11月增长0.21%,是连续五个月降低后的首次增长。外籍劳工人数排在前三位的是罗马尼亚人(27万)、摩洛哥人(19万)和中国人(9255人)。
  • 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情况

    2015/01/24 对外投资方面 今年全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的6128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6320.5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全年累计实现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028.9亿美元,同比增长14.1%。其中12月当月,实现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804.1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为130.9亿美元,同比增长31.8%。截至2014年底,我国累计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3.97万亿元人民币(折合6463亿美元)。2014年我国对外投资首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我国双向投资首次将近平衡。据商务部和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14年我国共实现全行业对外直接投资1160亿美元,同比增长15.5%,其中金融类131.1亿美元,同比增长27.5%,非金融类1028.9亿美元,同比增长14.1%。全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与同期我国吸引外资规模仅差35.6亿美元,这也是我国双向投资按现有统计口径首次将近平衡。 二是企业海外并购取得突破。2014年我国大型对外投资并购项目投资领域呈现多元趋势。能矿领域继续成为投资热点,五矿资源等企业联营体以58.5亿美元收购秘鲁拉斯邦巴斯铜矿;国家电网公司以21.01亿欧元(折合25.4亿美元)收购意大利存贷款能源网公司35%股权。制造业领域并购活泼,联想集团以29.1亿美元收购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移动手机业务;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以10.9亿美元收购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14.1%股权。农业领域跨国并购取得突破,中粮集团以15亿美元并购新加坡来宝农业公司和以12.9亿美元并购荷兰尼德拉公司,成为到现在农业领域对外投资最大两个项目。 三是对外直接投资产业结构继续优化。2014年对外直接投资产业门类广泛,涉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建设业、制造业、房地产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15大类,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业372.5亿美元,采矿业193.3亿美元,批发零售业172.7亿美元,上述3个行业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首要领域。 四是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发展迅速。2014年,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451.1亿美元,同比增长36.8%,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43.8%,较上年比例增加7.2个百分点。其中广东、北京、山东位列前三,对外直接投资额分别为96.01亿美元、55.47亿美元、44.11亿美元。 五是企业更加关注当地利益综合,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例如中建集团在阿尔及利亚雇用当地分包队伍近300支,住房领域项目本地化采购率达85%,年当地采购额近4亿美元,该集团承揽的巴哈马海岛度假村项目已累计授予当地承包商和供应商合同额3.5亿美元,占总承包额的20%。南车集团在马来西亚设立了东盟制造中心和维保中心,制造、销售和服务全产业链属地化。中铝集团在秘鲁的铜矿项目开工前先投资建设污水解决厂,解决了困扰矿区居民70年的水污染问题,还斥资2亿多美元为矿区建设了系列现代化城镇设施。 对外承包工程方面 今年全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8748.2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为1424.1亿美元,同比增长3.8%,新签合同额1.18万亿元人民币。以美元计为1917.6亿美元,同比增长11.7%。新签合同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662个,合计1578.2亿美元,占新签合同总额的82.3%。其中上亿美元的项目365个,同比减少27个。截至2014年底,对外承包工程业务累计签订合同额1.4万亿美元,完成营业额9351.6亿美元。 对外劳务合作方面 全年我国共派出各类劳务人员56.2万人,较去年同期增加3.5万人,同比增长6.6%;其中承包工程项下派出26.9万人,劳务合作项下派出29.3万人。12月当月,派出各类劳务人员6.3万人,较去年同期减少2.9万人。12月末在外各类劳务人员100.6万人,较去年同期增加15.3万人。截至12月底,对外劳务合作业务累计派出各类人员748万人。
  • 2015年中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2015/01/24 1月21日,在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就2015年的外贸形势回答了记者提问。 我们推断今年外贸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形势依旧严峻复杂,外贸企业面临的困难还是比较多的,首要有几个方面: 一是从国际需求来看,世界经济现在还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调整期,总体复苏疲弱的态势还没有清楚改观。外需增长仍然面临着很多未知因素。IMF最新评估2015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8%,但是IMF历来是乐观派,评估增速往往高于实际增速,所以我们觉得2015年整个世界经济增长可能还没有那么乐观。 二是从国内方面来看,国内经济现在进入新常态,下行压力依旧存在。国内投资和经济增长如果放缓将抑制进口的增量。 三是从企业竞争力来看,低成本优势正在减弱,要素价格持续上涨,传统比较优势在弱化,外贸企业经营压力在改良。 四是从贸易环境来看,中国已经连续19年成为遭遇贸易摩擦最多的国家。2014年1~9月,国外对我国发起贸易救济调查数量和涉及案金额同比分别增长了17%和159%,此方面也是一种压力。 五是从地缘政治来看,一些地区的局势动荡加剧,进一步增加国际贸易危及和未知性。 虽然面临严峻复杂或者困难的形势,但我们同样有信心把今年的外贸工作做好,因为我们有很多有利的因素。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外贸工作,扩大出口和增加进口的政策现在更加完善,我们正在努力巩固外贸传统优势,加快培育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外贸竞争新优势,“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正在加快推进,高水准的自贸区网络正在构建,跨境电子商务、市场采购等新兴贸易方式蓬勃发展,外贸总体呈现趋稳向好的态势,这些都是有利的因素。只要我们顺势而为,狠抓政策落实,优化发展环境,相信2015年的外贸仍将保持适度平稳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