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 东亚 > 中国 > 承受苦痛 播种希望——中国经济去杠杆调查

中国: 承受苦痛 播种希望——中国经济去杠杆调查

2016/07/20

加杠杆易,去杠杆难。然而为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再难也要坚定推进。

  去杠杆半年来,正对中国经济金融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的资金正从传统产能过剩领域逐步退出,向高新技术产业等新经济群集,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发展模式和互动关系在悄然变化。

  实体企业:产能过剩行业融资受限正艰难转型,科技创新等“新经济”资金涌入

  “谁的电话都可以不接,银行行长的电话不能不接。”以钢铁为主业的江苏常州东方润安集团董事长蒋中敏近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中途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他回来告诉记者,某股份制银行接总行通知,钢铁企业授信额度都要压降,他的授信降低30%。他在这家银行半年后到期的贷款,还后只能续贷原来金额的70%。

  “我们不当祥林嫂,活着就证明有水准,而且要活得更好。”在钢铁业摸爬滚打28年的蒋中敏,坚持转型不转行,不断延长产业链改良附加值。他们和意大利合资设立了马拉兹电梯导轨公司,用公司产的轧钢和余热余气深加工制造电梯导轨,效益比同行高两三成,三年多市场占有率做到全球第一,今年上半年销售同比增长约八成。

  去杠杆主攻方向是降低企业债务,而钢铁、煤炭等资金密集、产能过剩行业首当其冲,去杠杆与去产能如影随形。现在,仍然存活下来的这类企业,多在有限的资金中闪转腾挪,艰难推进着转型升级。

  国家发展改革委财金司副司长孙学工谈到,中国总体杠杆率在世界首要经济体中属中等水准,但上升较快,分布不均衡,去杠杆首要是针对企业杠杆率。

  记者采访多家银行了解到,随着去杠杆的推进,银行业普遍对产能过剩行业实行“行业准入限制+企业白名单管理”,放贷普遍紧缩。

  去杠杆任务还指向过度融资企业。在经济上升期扩张过快的企业,在下行期资金链趋紧。有的还贷后少贷甚至不贷,主动去杠杆;有的陷入停产半停产,被动去杠杆。

  去杠杆效果初显。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5月末降低0.5个百分点;全国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6月末余额同比降低0.5%,连续4个月降低。

  并非所有的行业都要去杠杆,新经济发展需要融资大力支持。

  杭州,钱塘江畔、六和塔对岸。每周一次的六和桥投融资沙龙,为社会资金对接双创项目。随身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平川,在这里找到了250万元投资。他开发的钢琴学习软件APP,还有与之蓝牙连接的智能钢琴即将上市。

  两年多来,这里已为互联网、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等项目融资7.2亿元。沙龙主办者杭州枫惠咨询总经理马海邦说,现在民间资金充裕,越来越多的资金正在进入新经济。

  金融机构:银行传统信贷危及攀升正积极拓展新空间,多渠道融资格局正在形成

  去杠杆影响的不止是企业的前途命运,也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业务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人们眼中“金饭碗”的银行业,现在日子也不好过。

  “现在公司贷款负增长,首要是没有好项目。每年到期的几百亿上千亿的信贷规模,要维持住很难。”某国有大银行辽宁分行信贷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有的企业银行围着转,有的企业银行躲着走。多位银行人士直言,现在安全是第一位的。今年5月末,全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已超过2万亿元,比年初新增2800多亿元,不良率达到2.15%。客户经理做的业务如果出现不良,处罚远远超过提成。

  但由此也产生了新危及。在东北某地级市,各大银行对钢铁业的授信近90%都集中在一家企业,贷款危及在集中。

  对金融业来说,去杠杆有压力,但也是调整业务发展模式的契机。

  银行正从单一的信贷提供者,演进成综合性的金融服务提供商。

  “去杠杆其实也在倒逼银行转型和金融改革。”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说,我们提出搞全资产经营,不把经营局限在以存贷款为主的模式,而是实现信贷市场、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外汇市场的统筹管理与集约经营,推动信贷类资产、交易类资产、同业类资产、投资类资产的多元发展,为实体企业提供多渠道融资。

  债券市场发展迅猛,有实力的企业往往发债融资。建行江苏分行今年上半年承销的债券平均年化利率只有3.28%,而同期贷款的平均利率是4.44%。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为越来越多的企业打通直接融资的管道。

  7月7日,南京埃斯顿自动化公司的定向增发计划拿到了监管部门批文。公司将募集3.9亿元,用于正在南京兴建的用机器人生产机器人的工厂。这家掌握了机器人制造核心技术的企业,去年3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上市后融资容易多了,银行主动找上门。应当在去杠杆的同时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为企业融资打开多元化通道。”公司财务总监袁琴说。

  以后思考:金融应精耕细作企业应苦练内功,金融与实体经济共荣共生

  我国人民币贷款余额今年5月底首次突破100万亿元,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超过149万亿元。在去杠杆背景下,无法期望货币信贷再次高增长。怎么用已有的上百万亿元的资金,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服好务?

  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台手扶拖拉机的武汉黄鹤拖拉机公司,正咬牙进行脱胎换骨的变革:停产老旧产品,依托华中农业大学技术进军精耕播种机领域。在此节骨眼上,看见企业销售曾经腰斩,多家银行抽贷撤退。而武汉农村商业银行到企业深入调研,不仅追加授信1500万元,还量身定做金融产品帮企业减少财务支出。

  现在,他们的新产品受到农民欢迎,产品已进入十几个省份的农机补贴目录。“虽然今年还亏损,但明年有望扭亏为盈。”公司总经理刘世顺说。

  对金融业而言,虽然危及防范是关键,但实体经济是盈利来源。如果对碰到困难但仍在努力、仍有前景的企业“一刀切”退出,而对现时效益不错的企业蜂拥而上,可能会埋下更多隐患。

  “银行要反思自身的经营模式,集中抽贷和蜂拥授信都容易产生不良。”某国有大行省级分行副行长说,同质化、粗放式的金融服务应当改变,要突出专长、精耕细作,培养长期客户。

  同样需要深思的,还有企业的发展模式。

  在辽宁重工业城市抚顺,一墙之隔的两家企业,境遇大相径庭。抚顺特钢生产的是高精尖的特钢,价格是普钢平均价格的4倍,红红火火;而抚顺铝业生产的普通电解铝因亏损严峻而停产,冷冷清清。

  “不管什么行业,都有好的企业。关键是企业自身要练好内功,增强核心竞争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说。

  金融和实体经济能否走上共荣共生之路,不仅关系到去杠杆之役的成败,更是经济健康、金融稳定的关键。

  虽然从体量看,创投只是国内金融业的小弟,但其机制理念值得借鉴,现时正在部分银行试点的投贷联动就借用了类似机制。浙江如山汇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今年4月为上海一家做智能汽车操作系统的高技术公司,投了数以千万元计的A轮融资,期望其成为我国汽车智能化革命的新兴中坚。而这只是这家创投公司投的近90个高新项目之一。

  如山汇金董事长王涌说,创投是实现创新驱动的利器。金融要服务好实体经济,关键要把自己和实体经济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共同成长。这样不仅能为金融机构带来回报,更为国家培育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相关文章
  • 中国将帮助非洲脱贫致富

    2017/01/04 中国对非洲的政策如能得到落实,将帮助非洲脱贫。非洲的问题在于工业化基础薄弱导致的经济原始化,而中国则明确表示,不干涉非洲国家内政,并助力非洲实现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农业是大多数非洲国家的支柱产业,机械化水准的改良将有助于解决粮食问题,并通过粮食出口创汇。 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上发布了对非政策,表明了中方帮助非洲的意愿。而政策的落实需要非洲国家的配合。非洲国家应先提出可行项目,再由中方提供资金。中国进出口银行、中非发展基金和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中国金融机构已准备好为非洲项目提供资金。中国十亿级的企业也对非洲投资兴趣正浓。
  • 深化中非绿色低碳领域合作

    2016/09/13   今年,G20首次把发展问题置于全球宏观政策框架核心位置,首次就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行动计划,首次就支持非洲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工业化开展合作,具有开创性意义。刚刚闭幕的杭州峰会上,除了成员国南非,中国还邀请了多个非洲国家和组织的领导人与会,并作出了支持非洲和最不发达国家工业化、改良能效、加强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承诺。中非将以G20峰会为新起点,深化在绿色低碳领域的合作。
  • 中非关系:理性平衡及前瞻发展视角

    2016/09/13 不久前,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曾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和金融特使还有世界银行中国和蒙古局局长)在该学会网站上刊发了题为《还原中国对非投资的真相》(Setting the record straight on China’s engagement in Africa)的评论文章,用详尽的数字和图表澄清了有关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一些国际“误解”和“迷思”。
  • 世行预测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温和提至2.9%

    2016/01/12 尽管首要新兴经济体增长迟缓会拖累全球经济增长,但发达经济体开始发力,世行据此评估,全球经济增速将温和提至2.9%,同比增长0.5个百分点。 世界银行认为,2015年,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走低,贸易和投资流降低,金融体系脆弱等因素阻碍了经济活动,世界经济发展低于预期。2016年的经济走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收入经济体的发展动力是否持续,大宗商品价格是否稳定,还有中国能否实现成功向消费和服务驱动的增长方式转型。世界银行同时认为,首要新兴经济体同时出现增长乏力的态势将致贫困人口增加,威胁到来之不易的减贫成就。
  • 钱克明特别强调,在35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和出口信贷中,

    2016/01/08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解,关于以后三年将在中非合作方面投入600亿美元资金的构成情况。600亿美元对非资金支持首要是三方面资金,分别为发展援助、优惠性质贷款和出口信贷额度、商业性投融资资金。 钱克明讲解,在发展援助方面,中方提供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这笔资金首要用于为非洲国家减贫、卫生、农业和生态环境保护等领域的发展提供帮助,改良非洲人民的民生福祉。
热门文章